由「娘炮」想到的:關於包容多元的三個層次

最近因為央視的所謂開學第一課,有一個話題甚囂塵上,那就是對「娘炮」的批判。昨天轉發了趙楚先生的一篇文章《說人家娘炮者,其實自己是山炮》。由此又引發我一些關於多元和包容的思考。

趙楚先生那篇文章的主要意思是講,針對開學第一課,實在是有太多的點可以去批評。比如強迫觀看還要拍照還要讀後感,比如開播前大量廣告植入,比如這些事背後莫須有的運作機理。很多家長對這些強//權的政//治性的東西麻木不仁,卻抓住演員娘炮這一點口水義憤。按照趙楚先生的觀點,這是一種「令人驚奇的輿論失焦」。而對娘炮本身的批評,實在是一種男權父權時代的殘存的審美遺迹,「本質上還是文明程度較低。」

當然這個話題有很多角度可以去探討。我也沒看那個節目,我也幾乎不看電視。如果你單單是批評節目「只」選擇「女性化」的年輕男演員去做小朋友們的榜樣,僅就這個「只」而言,我是同意這種批評的。一個要「強迫」觀看並且「拍照」並且「觀後感」的節目,當然是要更多樣更多元才好些,而不是只選擇這一類的「榜樣」。貓時代女子能頂半邊天女工人女拖拉機手那樣的單一形象充斥公共空間,現如今又娘又漂亮的年輕男演員霸佔熒屏,這都是很不正常的現象,這當然值得批評。

然而,熒屏單一乏味也不是從今天才開始的,每年一場的春晚狂歡、每天固定時間洗你的腦筋洗你孩子的小腦筋的全頻道聯播,都是單一乏味的典型,也沒見你跳出來批判一番啊。當然如果你一直在批判,我是舉雙手贊成的。

現在,很多人卻把火力集中在批演員「娘炮」本身上面。什麼男人就應該陽剛就應該有男子漢氣概,什麼教壞了自己的小孩云云。這些批評其實是很低級的。很多自我標榜喜歡多元寬容的人,看到人家年輕男性娘炮就渾身不舒服。人家娘炮人家自己願意,人家自己喜歡,你管得著嗎?

由此,我想到很多人所謂的包容多元的這三個層次:

1、你是死娘炮,你噁心,你離我遠點;

2、你是娘炮你是錯的,但是我大度我多元,我包容你,我「允許」你生活在我的周圍。但是,你不要來影響我的孩子;

3、你是娘炮,你和我是平等的。我管你叫娘炮,我在別人眼中想必也是什麼炮。你有權利以你的方式生活,我沒資格指責你。

以上,「娘炮」換成「黑人」、「同性戀」、「女性」、「女漢子」,換成正腐眼中的人民或者奴才,換成各種跟你不一樣不平等的角色,換成人類對待地球上其它一切物種,都是一樣的。

第一個層次,大概已經被拋入歷史的垃圾堆了。但是歷史上,它在很長一段時間是「道德的」「正確的」。比如男權時代的女性。妻者齊也,其它妾啊婢啊侍女啊娼妓啊,不是都不算人嗎?比如奴隸時代美國黑人,不是被當做牲口一樣地使用嗎?

第二個層次,想想其實是我們現在很多人所持的觀點。他們所謂的大度包容其實是一種傲慢。比如,你個死同性戀,對人類發展沒有任何貢獻,如果大家都去搞同性戀那還了得。但是我是個「文明人」,我允許你搞同性戀,但是你不要來搞我。拜託,人家同性戀喜歡的都是英俊優質的對象,人家看得上你嗎?作為異性戀,你從來沒怕過那些優質美女來跟你套近乎,因為人家根本不會理你,然後面對同性戀你哪裡來的那些自信哦?再說所謂「你不要來影響我的孩子。」孩子是被廣大的世界上一切客觀存在所影響的,你所要做的不過是像個「導遊」一樣在最初的一段時間帶他看這個豐富多彩的世界。至於他最後選擇成為同性戀還是異性戀還是其他什麼戀,其實你是管不住的。妄圖屏蔽一切你自己認為「有害」的東西,給他創造一個「純潔」的天堂,其實是一種童話想像。不但這屏蔽遲早會失效,這「天堂」遲早也會崩潰。就像徐志摩評蘇共時說的那樣:「他們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實現的,但在現實世界與那天堂的中間隔著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類泅得過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們決定先實現那血海。」

當然我們的理想是第三個層次。 認識到和自己不一樣的人,他也有自己的來處,也有自己的歸屬。他也不是一夜之間突然形成那樣,他也是因為各種經歷一步一步走上他所選擇的人生。認識到每個人都不是那麼完美,認識到自己其實也有可能是別人眼中的怪物,認識到人人都有這樣或者那樣的隱疾。認識到「參差多態乃是幸福本源」(羅素語)。認識到各種不同的觀點、認識,各種人生選擇都是他個人的自由。這就是我所謂的一種深刻的自我了解基礎上的自卑。人在這地球上活著,受陽光雨露的養育,得益於生物圈生態系統的支持,受惠於其他各種人創造的各種便利,沒有一點自卑是不行的。

這讓我想起我的一個愛好:養生物。植物動物鳥水族爬蟲。我逐漸觀察到,人們對自己養的生物的態度,其實很大程度就是人們對世界的態度。比如很多人喜歡養個仙人球放在電腦桌上,號稱可以「吸輻射」。且不說吸輻射的虛妄,就只說這個養法,那仙人球只是你可以利用的一個物質,它只是撐住一段時間不死而已。這有點類似第一層。第二層呢,他真的很喜歡這些生物,很喜歡切花的美麗,很喜歡狗狗的聽話,很喜歡貓咪的個性。但是他理解不了切花切掉花的生殖器官插在花瓶里的這種荒誕,他理解不了寵物在培育過程中被擬人化被物化被非人道改造的這種悲哀。我所理解的第三個層次,就是人和其他一切生物在生命這個層次上都是平等的。你所飼養的生物,只是跟你機緣湊巧,在這樣一個時間空間你們相遇併產生關係。你所要做的,不過是一種陪伴。而你能做的,不過是研究它的生長生活環境,盡量創造它喜歡的環境,看到它生長生活的一種更加接近自然更加舒展更加美好的狀態。這就是你們的緣分,這也同時是你作為人類的一種強權。因為,若干萬年之後,可能人類的那條染色體已經被進化的車輪碾碎消失,你自稱為主人的那些寵物的染色體可能搖身一變成為新世界的主人。

以前大學有開一門課《生物多樣性》,biodivisity,一門學分很少的選修課,我卻聽得津津有味。生態系統保持多樣性的其中一個意義就是可以增加穩定性。生物多樣,各種食物鏈形成網路,就可以形成互補。一個物種因為某種原因滅絕了,馬上就會有另一個物種補上它的生態位。而如果生物多樣性被破壞,一個區域只種一種樹,可能一種病菌的入侵就可以讓這個區域寸草不生。人類社會也是這樣。你以為「正確的」「正常的」東西,往往只是多樣性中的一種。而只有那些你認為不那麼「正確」「正常」的豐富的多樣性的存在,人類社會才會有各種的有趣的可能性發生——各種類型的人和事物自有他存在的意義。

這就是我提倡包容多元文化,平等對待和自己不一樣的人和事物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