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一代:這裡不是中國,你逼不了我

歡迎點擊上方「選美」,關注選·美公眾號

這是選·美的第

1023

篇文章

本文於2018年10月13日首發於西洋參考(ID:iwestworld)。

移民通常是人們為改善生存環境的選擇,然而一旦身處異鄉,文化適應成了他們融入社會的第一道難關。在各大影視劇里,移民通常是個傷懷的主題。它和失去、流浪漂泊、鄉愁等辭彙有關,

主人公面對新環境的疏離有可能是由於種族、性別、階層等差異導致的衝突,也有母體文化與主流文化的衝撞而帶來的文化認同焦慮。

無論是國內範圍、例如上世紀的走西口、闖關東、當代的三峽移民等,還是海外移民,如上世紀大陸向香港、美國的移民潮,都催生了大量表現移民文化的電影作品。

移民者的文化認同

移民電影文本在根本上探討的是文化認同問題。

文化認同的目的是定義自己,然而主人公在文化適應過程中通常伴隨著文化焦慮,嚴重迷失認同方向感時甚至會導致精神危機。

美國是個移民社會,是個「大熔爐」,如何對待自身文化和主流文化之間的衝突的思考普遍存在於電影文本中。在上世紀80年代,中國人移民美國的過程便產生了中華文化和美國主流文化的交匯和衝突。

《喜福會》通過四對母女間的隔閡衝突反映了東西文化的衝突與融合,以及華裔在中美文化碰撞中對自我身份的艱難求索這一重大主題。

《喜福會》劇照

在跨文化語境中,在40年代舊中國落難的母親成功移民美國後,迫切地想完美地改造女兒,但女兒也不甘示弱:「我又不是你的奴隸,這裡不是中國,你逼不了我!」此後,母女倆的分歧一直持續了二十多年,女兒故意忽視母親的期盼,也使自己最終成為了一個碌碌無為的人。

《喜福會》劇照

類似的電影還有李安的《推手》,講述了老人被接到美國與兒媳因語言文化隔閡而矛盾漸生的典型故事。被無數影迷奉為愛情經典的《秋天的童話》講述了到獨自紐約求學的女主人公(鍾楚紅飾)遇上唐人街打工仔(周潤髮飾),兩人互相溫暖暗生情愫的故事。《秋天的童話》是導演張婉婷的移民電影三部曲之一,另兩部《非法移民》 《八兩金》更加真實地反映了八九十年代大陸和香港的移民潮,細緻入微地描畫了華人在美國唐人街的生活故事和濃密的鄉愁思緒。

《秋天的童話》劇照

第一部全部由亞裔擔任主角的美劇《初來乍到》,

描述一個台灣家庭來到奧蘭多定居的故事。全家人一起憧憬著美國夢,同時他們還要竭力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特性。

 

拉美非法移民佔據了美國非法移民的大多數,而其中大部分人經由美墨邊境偷渡而來,他們經營著大大小小的墨西哥餐館、負責端茶倒水,忙前忙後,停留在社會最底層。他們無處不在,卻又似乎根本不存在。獲得2000年金棕櫚獎提名的《麵包與玫瑰》講述的是一個墨西哥姑娘偷渡到洛杉磯打工,卻走上了積极參与工會抗爭之路的故事。

《麵包與玫瑰》海報

拉美裔非法移民在美國的低微地位和困苦掙扎在這部電影里被表現地細緻入微。主人公瑪雅偷渡到洛杉磯在寫字樓里當清潔工,日子艱辛卻對美國夢充滿了幻想。轉折點在薩姆的出現,身為社工的薩姆鼓勵同事加入工會,爭取合理薪酬,引來連番衝突....... 

在薩姆政治思想的影響下,瑪雅驚訝於自己還有「權利」,於是積極地加入了工會的鬥爭。《麵包與玫瑰》的名字也暗含了以瑪雅為代表的新移民對尊嚴和權利的追求。

《我的名字叫可汗》

"我的名字叫KHan,我不是恐怖分子."911之後,一個叫可汗的印度男子想見美國總統,他想見總統,為的只是講這樣一句話。

《沙漠之花》根據出生於索馬利亞的黑人模特華莉絲?迪里的自傳暢銷書改編

身份表達的困境

香港雖然成為吸引了大量內地的移民,但也未能成為移民的避風港。偷渡到香港的大陸人,面臨著歧視和不被接納的困境,成為城市的底層邊緣人,《甜蜜蜜》中張曼玉操著一口廣東話來儘力掩蓋自己大陸人的身份,一心只為在香港謀得好營生。而《天水圍的夜與霧》講述的移民故事則更為慘痛,四川姑娘曉玲在深圳做妓女時被香港嫖客看中,被帶到香港後被毆打致死。

曉玲為香港夢而來,卻身處底層,像商品一樣從內地流向香港,毫無能力拯救自身命運。

《天水圍的夜與霧》劇照

 

中國的影片基本對於非法移民問題諱莫如深,而國外電影界卻非常偏愛這一題材。2017年芬蘭導演阿基·考里斯馬基《希望的另一面》以北歐人特有的冷幽默講述了一個敘利亞難民的故事。

《希望的另一面》獲得2017年柏林電影節金熊獎最佳影片提名

電影對哈立德在芬蘭遭遇的種種隔閡和歧視一筆帶過,反而著墨於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與情感聯結。當哈立德遇上正在遭遇中年危機的資本家餐館老闆,看上去冷冰冰的芬蘭人卻和哈立德上演了一出溫情的冷幽默劇。而一系列溫馨的相助事件也成為解決資本家中年危機的鑰匙。

 

即使在高福利的芬蘭,要想融入當地也要假裝自己過得很快樂,因為"悲傷的人會首當其衝地被送回去"。

如何獲得身份認同

新移民者所面對的問題,不單是人生地疏,還有文化差異、身份認同。如何融入新社會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在電影《布魯克林》中,西爾莎·羅南飾演的主人公艾莉絲經歷了一個從愛爾蘭無名小鎮的售貨員到紐約求學尋找廣闊未來的蛻變歷程。

《布魯克林》海報

和很多初到異地的年輕人一樣,艾莉絲幾乎完全無法融入新環境。她瘋狂想家,無數次深夜在床邊哭泣。她不適應工作,也不能融入寄宿家庭里那幾個濃妝艷抹的單身女人的生活里。在時間的打磨下,艾莉絲努力工作,努力上夜校,日子一天天挨過去,終於通過了所有考試,從一個小透明變成了合租屋裡最有成就的人。

當艾莉絲生活剛邁入正規,姐姐的突然離世讓她重新回到家鄉。沒想到在接替了姐姐的工作後,她受到了公司上下的尊重,也遇到了一個很不錯的男孩。貌似在家鄉過得也不錯,她迷茫了,她還要回到紐約嗎?

《布魯克林》劇照

也許人生就那麼幾個關鍵節點,全都在自己的選擇,留在故鄉小鎮,抑或去紐約闖蕩,人生都會變得全然不同。在身邊所有的人都不理解的情況下,艾莉絲還是選擇回到了紐約。

人都要為選擇付出代價。家人、不錯的婚戀對象、安穩的生活,她都要割捨掉,因為她清楚的知道,她的後半生要在哪裡、如何過。

每一個離開家鄉的人,都將無一例外的經歷心靈的蛻變,從不安失落的離家者,變成獨立堅強的城市人。人生的十字路口,選擇留守還是創造,沒有對錯,只有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