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亞歷山大大帝當年打到中國,中國有勝算嗎?

歷史迷聚集地,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

問答

音頻

探究

視頻

闢謠

作者|我方團隊張嶔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1726字,閱讀時間:約4分鐘

首條可以很負責任地說,中國勝算很大。雖然這段歷史沒有發生,

但最能夠證明當時中國勝利概率的,就是同時代的各種出土文物。

以往每次探討「亞歷山大征中國勝算如何」的問題時,很多學者都喜歡用秦俑坑的出土文物說事。不過亞歷山大東征的發生時間,是公元前334年至公元前324年,正是中國戰國時代白熱化時。所以,

無需秦始皇兵馬俑「出馬」,下面這些戰國時代的遺址文物,

都可以給這個話題,提供十分生動的佐證。

一、河南淮陽馬鞍冢楚墓出土戰車

亞歷山大東征的一路征塵里,最拿手的殺招,就是著名的「馬其頓方陣」,這個以長槍陣輔以輕騎兵和輔助投槍弓箭投石兵的混編戰陣,一路表現堪稱遇魔殺魔,尤其是全殲波斯大流士刀輪戰車一仗,幾乎讓西方世界拜服。

那倘若碰上戰國時代的中國戰車,勝算又有幾何?

和波斯當時的雙馬刀輪戰車不同,中國戰國時代的戰車,是由四匹馬拉動的四馬戰車。而且當時波斯乃至西方國家,都採用「「頸式系駕法」,即把帶子綁在馬匹脖子上,雖說駕駛穩當,卻十分限制馬的呼吸運動。

而中國戰車呢?

卻早於歐洲八百年,創造性採用了軛靷式系駕法,即以馬的肩胛兩側為受力部分。

呼吸得到解放的馬兒,自然能撒歡狂奔。只看這一條,中國戰車的速度與衝擊力,就遠遠強於同時代的西方戰車。

那麼整個戰車的戰鬥力呢?

最生動的說明,就是河南淮陽馬鞍冢楚墓出土戰車。

在這座楚墓出土的二十多輛戰車裡,就有專門用於戰場衝鋒的衝車,比起西方戰車大多零點八米的車輪輪徑來,楚墓戰車的車輪外徑輪徑一米三六,內徑一米一七,車輪上有銅箍一道道加固。

其車廂上不但有各種加固的組建,更有八十塊銅甲防護,

儼然是同時代兇悍的裝甲戰車。

憑著如此先進設置,中國戰車不但能更快更穩的衝擊敵陣,

其強悍的裝甲防護力,更非亞歷山大之前遇到的對手可比。

一旦以戰國戰場常見的方式,從馬其頓方陣步兵的結合處快速突入,以戰國的戈矛等武器形成快速打擊。戰場的情況?顯然可以想。

二、河北易縣燕下都墓葬出土鐵器

比起齊國秦國楚國這些戰國強國來,同為大國的燕國,國力顯然要弱一些。但是,當河北易縣燕下都遺址進入發掘階段後,其出土的文物,卻是迅速驚艷了世界——看上去並不是最強的燕國,軍工竟然如此強大!

有多強大?

其出土的兵器遺址,面積就有三萬多平方米。

還有三處鑄鐵作坊,最大的一處更有十七萬平方米。而更令考古學者震驚的是:燕國的冶鐵業,已經不止生產鐵農具,更生產各種鐵制兵器。在這個還以青銅器為主的戰爭年代裡,如此發現,顯然震撼。

在這個遺址里,共出土了包括胄甲矛盾刀劍在內的鐵兵器52件,還有銅鐵合金的弩簇20件。其中的15把鐵劍,長度更在90厘米以上,包括三把鋼劍,另外還有鋼矛等裝備。這類裝備都是以淬火技術打造。

腦補一下稍晚一些的西方羅馬帝國,還只能鑄造短劍的場面,

就知道這強大技術,堪稱戰國時代全世界的高精尖。

當亞歷山大正朝著東方隆隆開進時,東方的中國戰國列強們,一如這些驚艷發現證明的那樣,已然開始了軍事裝備的悄然升級。

三、山西長治青銅兵器

當然,雖說燕國遺址的鐵兵器叫人震撼,但在亞歷山大隆隆開進時,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還是以青銅兵器為主。那戰國時代中國軍隊的青銅兵器,又在什麼水準?

在戰國爭霸風雲里,

山西長治地區曾是主戰場,相關的遺址與出土兵器也極多。

上世紀90年代時,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學者,曾經把山西長治出土的一把戰國青銅戈與一把青銅劍拿來,以X射線與顯微鏡觀察等科學手段,進行全面檢測。

而測試的結果,也是叫人大開眼界。比如這把戰國早期時的青銅戈,

在X光的照射下,整個武器歷經兩千多年,竟毫無斷裂痕迹。

而同樣接受測試的青銅劍,除了劍身後部有斷裂外,其他也保存完好。全是經得起歷史考驗的高品質。

更重要的,卻是成分檢測結果,兩件戰國初期軍隊標準的制式青銅武器,其成分卻不止是青銅,其成分里也有少量的鐵元素,硬度因此強於春秋時代的青銅裝備。而且青銅戈里的含錫量達到百分之二十五,正符合《考工記》里「四分其金而錫居一」的比例要求,形成強大殺傷效果。

如此精確的合金技術,戰國時代的工匠不但熟練掌握,更能批量生產過硬武器,裝備千軍萬馬。

亞歷山大東征有沒有勝算?那就要問問,戰國軍隊手裡,那些工藝精確的硬傢伙。

參考資料:《河南淮陽馬鞍家楚墓發掘簡報》、《戰國時期青銅兵器製作工藝研究》

 好物推薦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我們愛歷史》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