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個星座,五十六枝花」,為什麼我們都把《愛我中華》歌詞記錯了?

最近,微博和豆瓣網友因為一句歌詞陷入了關於記憶的集體震驚當中:

「五十六個( ?),五十六枝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

括弧里該填「民族」,還是「星座」?好像是民族,「一直就是這麼唱的啊」。而看評論,唱「民族」的網友占絕大多數,可正確答案卻是「星座」。

音樂資源載入中...

var qm0 = new APlayer({element: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ayer0"),narrow: false,autoplay: false,music: {title:"愛我中華",author: "宋祖英?-?海姑娘",url:"http://isure.stream.qqmusic.qq.com/C200003Y0lUd1oZVMC.m4a?guid=2000001731&vkey=28AF19A9C05DB694C0DA52AD7CAFB6F829A70BE2A850BAA72ECD542A6855AD65941A110991C818B52E51410A29185ECA880002F0029D8CDC&uin=&fromtag=50",pic:"https://imgcache.qq.com/music/photo/mid_album_68https://y.gtimg.cn/music/photo_new/T002R68x68M000001GMgPs3zulSp.jpg"}}); qm0.init();

宋祖英演唱版本《愛我中華》(1998),是「星座」無誤。

於是各種聲音表示不敢相信——

「天啊,《愛我中華》的歌詞什麼時候被篡改了?」

「宇宙重置了嗎?」「我記得課本上是『民族』!」

然而,無論是音樂課本、歷史課本還是思想品德課本,上面印的全都是「星座」。

課本中的《愛我中華》選段,也是「星座」無誤。

一個人記錯歌詞還好解釋,問題是怎麼會集體都記錯?難道說,這就是流傳中的所謂「曼德拉效應」嗎?

撰文  |  安安

關於集體發生記憶偏差,《愛我中華》歌詞並不是孤例,網友們翻出來的案例有——

(1)米老鼠穿的是有肩帶的背帶褲?還是短褲? 

 

答案:很多人都記得米奇有過拉肩帶的動作,可米奇從來都沒穿過帶肩帶的褲子。

(2)「ju備」中的ju,中間是兩橫,還是三橫?

答案:不少人信誓旦旦說老師教的是兩橫,但「具」一直都是三橫。

(3)下面哪個是沃爾沃的車標?

答案:帶箭頭的才是。

以上種種記憶偏差,到底是怎麼回事?

記憶的「曼德拉效應」?

平行宇宙、時間線重置、惡意篡改等解答當然不能當真,很多人在討論這個問題,提出了一個名詞「曼德拉效應」。「曼德拉效應」並不是一個學術上的概念,它的提出者是一名自詡為「超自然顧問」的女性菲奧娜·布魯姆

(Fiona Broome)

圖為菲奧娜·布魯姆。

據網站介紹,2009年,菲奧娜在某次漫展中遇到有人提及,在他的記憶中,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已於2009年底之前在監獄中過世。但事實情況並非如此,曼德拉因領導反種族隔離運動被判入獄服刑27年,1990年釋放,直到2013年因病逝世,享年95歲。

當時很多人參與了討論,菲奧娜的編輯後來聽說此事,建議她建立專門的網站,看看有多少人對記憶偏差感興趣,於是「曼德拉效應」網於2009年正式問世。該網站收集人們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事實與記憶不符合的現象,直到2015年,人們談論起兒童讀物《貝貝熊》名字的拼寫,在國外社交網站中引爆了「曼德拉效應」話題。

2015年,國外網友討論《貝貝熊》的拼寫應該是

The Berenst

a

in Bears

,還是

The Berenst

e

in Bears

。直到今天,它依然是「曼德拉效應」網站中最熱門的話題。

在「曼德拉效應」網站中,外國網友討論的「記憶偏差」有:

(1)網友記憶中

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

在2016年獲得過奧斯卡獎,網友凱瑟琳留言表示這也許和時間旅行有關。

(2)《阿甘正傳》中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

原文是「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還是「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答案是was)網友史蒂夫留言表示,這太不可思議了,他清楚地記得是「is」,用「was」說不通啊,他要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了。

(3)

麥當勞

的拼寫是McDonald』s or MacDonald』s?菲奧娜·布魯姆表示她一直以為是MacDonald』s,沒想到是McDonald』s……當然有很多人在評論中表示有相同的疑惑……

身為「超自然顧問」,菲奧娜·布魯姆認為曼德拉效應是「平行宇宙」存在的證據之一。然而從2009年到現在,儘管「曼德拉效應」討論席捲網路,但它一直沒有得到學術上的認可,維基百科還刪去了「曼德拉效應」詞條,併入「虛假記憶」

(false memory)

之下,成為「集體虛假記憶」的案例。

在認知心理學家眼中,所謂「曼德拉效應」正是「虛假記憶」的類型之一。

不靠譜的「虛假記憶」

「虛假記憶」指大腦記憶信息自動組合導致的不真實回憶,我們還都信以為真。每個人的大腦都會產生虛假記憶,尤其是在回憶童年往事之時。虛假記憶對個體來說,有時屬於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如童年曾遭受過心理創傷的孩子經常產生虛假記憶。

法國心理學家皮埃爾·讓內與奧地利精神分析學家弗洛伊德是虛假記憶較早的研究者。弗洛伊德在《癔症研究》

The Aetiology of Hysteria

中討論了虛假記憶的形成機制,他認為記憶是大腦臆造的,以起到實現願望和自我欺騙的目的。那些經歷過童年創傷的的人,在成長過程中會阻止創傷事件進入到回憶當中。然而這些被壓抑的記憶容易導致「神經症」,需要藉由外界找回記憶達到治療效果。

延伸閱讀

《癔症研究》

作者: (奧)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著

車文博 編 

版本: 九州出版社 2014年6月

《癔症研究》最初於1895年在德國出版,書中對癔症的癥狀、病因做了分析和解說,開始提出癔症創傷理論。

1974年,美國認知心理學家伊麗莎白·洛夫特斯與合作者約翰·帕爾默共同做了一項實驗,證明了語言對虛假記憶的影響。這項實現讓伊麗莎白·洛夫特斯成為了虛假記憶研究的權威之一。

實驗中,洛夫特斯讓被試者觀看了汽車事故影片,在其中一組實驗中,看完影片要填寫一份問卷,問卷中有這樣的問題:當兩輛汽車相撞/撞毀時,汽車的時速是多少?在顯示「相撞」的問卷中,被試者估計的平均時速為34英里/h,而在顯示「撞毀」的問卷中,估計的平均時速為41英里/h。此外,當問及車窗玻璃是否被打碎時,「相撞」組有14%做出了肯定回答,「撞毀」組有32%做出了肯定回答,

然而實際上,車窗的玻璃根本沒碎。

洛夫特斯的研究並非毫無爭議,有人質疑實驗室控制式的背景之下得出的結果,能否推及至現實場景之中。針對這一爭議,挪威一個研究小組讓兩組人分別觀看犯罪場景錄像、參與經歷模擬犯罪場景,最終結果顯示觀看犯罪場景錄像的被試者能夠回憶更多細節。

(參考陳新葵、張積家《證人證言中的虛假記憶》,《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學報》2008年第2期)

這表明洛夫特斯的研究,可能還誇大了記憶效果,現實生活中可能會產生更多的虛假記憶。

 延伸閱讀

《當心!你的記憶會犯罪》

作者: (美)伊麗莎白·洛夫特斯 凱瑟琳·克禪 

譯者: 王兮

版本: 山西人民出版社 2010年7月

書中列舉了多個因為虛假記憶而引發的悲劇:在一座中型的現代美國城市裡,因女兒「回憶」起曾受到父親的虐待,一個守法的公民被一些忠於職守的公職人員說服,承認了他並沒有犯下的罪行,等等。

因此,不要太相信我們信以為真的東西,因為記憶有時候不靠譜。它太容易受到外界影響了,除了上文提及的「誤導效應」,記憶還可能因為大腦神經機制發生混合重組。比如在我們的記憶編碼中,「床」「枕頭」是一組具有關聯性的辭彙,記憶在編碼「床」的同時,容易同時激活「枕頭」,這樣就有可能產生虛假記憶——「枕頭」替代了「床」。伊麗莎白·洛夫特斯1996年的研究表明,

想像未發生過的事,也能夠增加回憶的虛報率。

因為想像增加了人們對事件的熟悉感,從而讓人信以為真。

記憶是認知心理學研究的重要部分之一,至今人們也沒有探明它的全部機制。認知心理學家只能通過實驗來推測可能的記憶編碼方式,再藉由神經生物學、核磁共振成像技術的幫助,來探索具體機制。記憶需要經過從短期記憶進入長期記憶的過程,此間神經元會發生多次重組,那麼大腦在編譯類似的信息的時候,很可能會發生錯誤的重組,當錯誤的神經連結不斷加強,虛假的記憶便形成了。就像美國人總容易記錯,漢密爾頓是開國元勛,並非美國總統。

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神經學家羅伯特·卡貝薩通過核磁共振成像技術發現,那些不能夠準確回憶起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的人,他們的大腦底部負責過去發生事實的內側顳葉的活動,會持續增強。大腦的記憶機制很複雜,過去的核磁共振呈現同時證明,包括海馬體、前額葉皮質在內的內側顳葉的功能,會隨著年齡的增加而下降,這也將導致虛假記憶的產生。

共享的虛假記憶

無論是網路熱議的「五十六個星座」,還是所謂的「曼德拉效應」,都具備一個特點——

多人共享

。認知心理學家們認為,這同樣是「虛假記憶」的一種,儘管人們的經歷各有不同,但是有些因素能夠影響到大部分人的記憶,如虛假的新聞報道。

認知心理學者Ken Drinkwater曾在英國《獨立報》中撰文稱,大部分的「曼德拉效應」都可以歸結為記憶錯誤和社會信息誤導導致的記憶錯誤;Caitlin Aamodt在Discovermagazine

(探索雜誌)

網站撰寫文章稱,共享的虛假記憶可能的原因有很多,如大量的關聯會增加錯誤記憶的可能、虛構的反覆記憶重複出現也會增加錯誤記憶的可能。

雖然「平行宇宙」是物理學家們會討論的問題,但是對於「記憶」問題來說,與其相信時間重置等說法,從心理學的角度來尋找答案也許會更有說服力。

延伸閱讀·記憶與自我

《找尋逝去的自我

: 大腦、心靈和往事的記憶

作者: (美)丹尼爾·夏克特

譯者: 高申春

版本: 吉林人民出版社 2011年1月

作者曾任哈佛大學心理系系主任,他將目光聚焦到了記憶這一神秘而又捉摸不定的研究領域。在書里解答了失憶症是怎麼回事,多重人格究竟和記憶有著怎樣千絲萬縷的聯繫,以及記憶在我們的生命中佔據了怎樣的地位。

延伸閱讀·記憶與思維

《記憶錯覺: 記憶如何影響了我們的感知、思維與心理》

作者: 茱莉亞·肖

譯者

李辛

版本: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2017年4月

記憶塑造了我們的經歷,是「存在」的一個核心,圍繞著記憶我們形成了自己的身份、關係、期望和夢想。「記憶有著令人不可思議的不穩定性」。

 

延伸閱讀·記憶與觀念

《記憶的隱喻

: 心靈的觀念史》

作者:  (荷)杜威·德拉埃斯馬

譯者: 喬修峰

版本: 花城出版社 2009年9月

哲學家和心理學家們為了理解記憶,使用了大量的隱喻。本書跨越了不同的大陸,也跨越了不同的學科,通過探尋這些記憶的隱喻,揭示了心靈的觀念史。這些隱喻太多來自「各種存儲信息的技術和工具,從蠟板,書籍到照相術、計算機及乃至全息圖」等等。

 

最後,回到文章開頭提出的問題,為什麼幾乎所有人都唱成了「五十六個民族」?也許是因為「五十六個民族」是一個過於常見的概念,長此以往混淆了歌詞,我們又不常聽原版,導致了集體性虛假記憶的出現,也有可能是受到了蔣大為等演唱的《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朵花》的干擾。

《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朵花》(高守信作詞)局部。

本文為獨家原創內容。作者:安安;編輯:西西

。題圖素材來自電影《盜夢空間》(Inception ,2010)劇照。

未經新京報授權不得轉載,歡迎轉發至朋友圈。

  

想記的記不住,想忘的忘不掉,記憶就是這樣掌控著我們

用注射器「射墨」寫字:這類書法是胡扯,還是前衛藝術?

直接點擊

 

關鍵詞

 

查看以往的精彩~

杠精的誕生

 | 貓奴的誕生 | 曉書館 | 4·23書系 | 好書致敬禮|2017十大好書|聚會方式

|第一批90後|陳小武性騷擾事件|黃仁宇|

社會我

XX

 

孩子們的詩

 | 

2017

年度好書

 

call

 | 

至愛梵高

 | 

南京大屠殺

 | 

隱私

 | 

余光中

 | 

屠岸

 | 

《芳華》

 | 

西南聯大

  | 

性社會學

 | 

11

 | 

秋季書單

 | 

江歌案

 | 

魚山

 | 

龍榆生

 | 

閱讀評審團

 | 

霉土豆

 | 

我和你

 | 

兒童性侵

 | 

廣播體操

 | 

嘉年華

 | 

保溫杯與中年危機

 

|

《二十二》

人性惡

 

低慾望社會

或者點擊「

閱讀原文

去我們的微店看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