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沒人說張國榮「娘炮」?

娘炮一詞,是近期出現在大眾輿論的熱點之一。

似乎從十幾年前的韓流開始,關於男性陰柔氣質的爭辯就沒停歇過,

但這僅對於一些流量小鮮肉,

那些成名已久,經過歲月沉澱的藝術家們卻很少波及,

比如京劇大師梅蘭芳、搖滾歌星邁克·傑克遜,

還有窗窗今天給大家聊的這個人物——哥哥張國榮。

載入超時,點擊重試

曾經在微博上看到一個觀點,

張國榮其實在最早也因形象和表演方式的問題被人暗地裡稱為娘炮。

而因名聲太大,也就沒人敢正面提及。

但我想說的是,

可能提出這個觀點的人並不了解上世紀末的影壇和樂壇。

在那個四大天王的年代,統治香港樂壇的是譚詠麟和張國榮。

整個演藝圈裡,譚詠麟有著剛勁美,而張國榮則是柔勁美。

最為經典的,是在1997的跨年演唱會中,張國榮腳踩高跟鞋,塗上艷麗的口紅,用極其獨特的聲線演唱《紅》這首曲目,

他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你是最絕色的傷口「。

2000年熱情演唱會,哥哥身穿法國著名設計師Jean Paul設計的裙,

加上一襲飄逸長發,試圖打破兩性的刻板印象,

營造出一種含蓄轉折的舞台效果。

可惜的是,此曲一出,噴子們瞬間炸了鍋。

在惡意驅使下做出了大量的攻擊性報道,

其中不乏」娘炮「」扮女人「」長發貞子「等字眼。

這事兒一鬧騰,設計師直斥亞洲媒體膚淺,毫無品味,從此再不為亞洲藝人設計服裝。

可見,在張國榮短暫的藝術生涯中,也曾被」娘炮「的標籤,

反倒作為當事人,他心態比較開闊,

在採訪節目中坦誠地道出了自己的藝術理念。

而事後,這場演唱會被央視爸爸評為」藝術性最高的演唱會「。

此外,陰柔形象塑造經典在影視劇領域。

哥哥塑造過太多經典形象,仔細回想,那些名垂影視的角色,似乎也與直男審美不沾邊。

《霸王別姬》里,他是人戲不分的程蝶衣,男扮女裝不瘋魔不成活,明知自己男兒身,卻逃不出女嬌娥的悲慘命運;

《春光乍泄》里,他是與同志愛人耳鬢廝磨的何寶榮,

原來愛情糾纏,男女一致。寂寞的時候,每個人都一樣。

《家有喜事》里,他是喜歡翹起蘭花指的、隨時求抱抱的二弟,

一個眼神,一段步伐成就了經典娘娘腔形象。

除了以上三部主題較為邊緣的電影作品,

哥哥在主流商業片中也大都演繹著」被保護「的角色。

《英雄本色》里的阿傑、《縱橫四海》里的阿占、《倩女幽魂》里的寧采臣、《阿飛正傳》里的旭仔......

總之,在大眾接觸最多的幾部電影中,

張國榮飾演的角色充滿了女性的陰柔和嫵媚,電影中的他更像是一名需要別人照料的小弟。男性荷爾蒙不足,一路磕磕碰碰最後成長成熟,與如今彭于晏、吳京們的熒幕形象完全相反。

作品中玉面書生,現實里一腔熱血在舞台上,

哥哥穿裙束長發;在電影里,極盡陰柔之美。

在十幾年後,卻鮮有把他與娘炮掛鉤,為什麼?

在歌迷、影迷印象中,看到張國榮與娘炮兩個詞,會主觀地在腦海中制定一個規則,然後用這個規則為兩個詞划出一道清晰的分界線。

至於這個規則是什麼,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大致分成兩種:

首先是人設。

類似於前幾年自媒體通過大數據來」做號「,娛樂圈也會根據大眾的喜好來」做星「,說白了就是大家常掛在嘴邊的」人設「。

一旦人設形成,藝人就必須按照這個設定來包裝,比如國民閨女關曉彤,無論她在影視作品中,還是出席活動,一概不能脫離可愛&親民&小霸道&rdquo等關鍵詞。

說的每一句話,穿的每一件衣服,接的每一部作品,都要強化她在大眾腦子裡的既定印象。放在娘炮&藝人身上,這個人設自然就成了粉嫩、妖嬈、賣肉了。

在舞台上,他是搔首弄姿的可心人兒,

在現實里,他亦是一個回眸就能殺死萬千少女的銷魂公子。

然而,成也人設敗也人設,這些公眾人物的既定印象一旦形成,想推翻、或者想轉型,基本不可能。

反面例子是白百何,影視作品中的小妞,前一秒還歌頌著純愛的偉大,後一秒在現實中卻上演著一指神功的戲碼,再鐵的粉絲也經不住這麼毀三觀的變故。

如果我們用這套理論去分析上世紀末的香港娛樂圈,會發現公式根本不成立。張國榮,熒幕上的玉面書生,內在卻豪顯男兒本色。

他大度,在與譚詠麟統治香港樂壇之際,

面對譚粉絲的瘋狂攻擊,他主動退出競爭,給彼此留有餘地

他善良,替別人著想。

許志安、王傑曾在他的幫助下出道;袁詠儀,張衛健,曾在他的提醒下成功轉型。

哥哥自導自演的作品《左右情緣》,曾捧紅了張柏芝,

兩人私下裡也是兄妹關係。

2002年,張柏芝出車禍,哥哥趕到醫院把自己一直帶在身上的護身符送給了柏芝,哥哥去世後,張柏芝睹物思人,泣不成聲。

他堅持自己的底線。

一向溫和的哥哥,曾在《霸王別姬》片場大發雷霆,

原因是看到片場工作人員打老婆。

如果將張國榮的一生分為工作和生活,

可以說兩者沒有任何重疊,這樣的謙謙君子,又怎能稱為娘炮?

即使出演《霸王別姬》,那種風代絕倫中透露著才華橫氣也是中國藝術的巔峰的造詣。

況且,金釵鳳冠的程蝶衣在最後迷茫至際時,

也會斬釘截鐵的來一句:

」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

翻開張國榮參演的電影,每部作品都有一身的故事,

每一部都記錄著整個華語電影的輝煌,

或許,在14年後的今天,我們再提起張國榮,

第一反應並非他的顏值,而是他留在熒幕中那些深情的形象。

這不僅是張國榮的運氣,一張俊顏生在了中國影音的爆發時代。

這裡套用粉絲為自家愛豆洗底的一句話:

你根本不知道張國榮有多努力。

還拿《霸王別姬》說事兒!陳凱歌當年給張國榮講故事梗概時是這樣的:

其間,張國榮靜靜聽著,不停地吸煙,手在微微發抖;越到後面,手抖得越厲害。

講完,二人相視一笑,然後張國榮說:我就是這個程蝶衣了!

曾經有個問題,說張國榮是否被過譽了?

我們先來看看,人們對他都有哪些讚譽。

"世間再無程蝶衣,五百年內,難出張國榮」「你走之後,風華絕代這個詞寂寞很久了吧」「香港一個時代的落幕」

仔細推敲這些字眼,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妥。

生前他經受了多惡毒的貶損,此刻就該有多大的讚譽。

一直很喜歡《縱橫四海》里哥哥扮演男主阿占的一段表演:

在一個雲淡風輕的下午,他出現在廣場。

他眉眼俏皮可愛,說:

「我是通天大盜,明天看報紙吧。」然後輕輕揮手作別。

這一揮手,就再也沒回來,可他好像又從來沒有離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