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掉下一代的不是「娘炮」,而是你的偏見

文 /末那大叔 圖 / 網路 來源:末那大叔(ID : monadashu77)

1

「傲慢讓別人無法來愛我,偏見讓我無法去愛別人。」

這是簡·奧斯丁在19世紀初期寫下的話。

可我沒有想到,到了21世紀,這句話仍然非常貼切的形容了很多人。

最近「罵娘炮」彷彿成了一種默契。

今天聽一個家長說:「電視就應該封殺娘炮們,帶壞小孩子!」提醒了我。

我不禁想,如果我們告訴孩子:

千萬別學「娘炮」,別跟「娘炮」做朋友,他們都有病!

結果,會怎麼樣?

2

孩子的認知,從你的偏見開始

如果大人們隨意給男人定義為「娘炮」,並群起而攻之。

那學校里那些長相秀氣、言談溫柔、愛乾淨、內向的男孩子,都可能成為被攻擊的目標。

因為孩子們並不能準確地分辨出,一個男生是不是「娘炮」。

卻有極大的可能,因為「他看上去好欺負」而去霸凌。

更可怕的是,有些男孩會因為怕別人說自己「娘」,而學著自殘。

年前,去北京找一個朋友,在樓下遇見他兒子:「我爸開會呢,你在這等會兒吧。」

我坐下跟他閑聊兩句,突然發現他手心有個煙疤,便問他怎麼弄的。

他挺有興緻地跟我分享:跟朋友打賭,用手心滅煙頭,誰不敢誰是孫子。

我一驚:「那不疼嗎?」

這個才上初中的孩子說:「能不疼嗎,可男人不能怕疼。」

男人不能怕疼,就把煙頭往自己手心裡摁,以示「勇敢」,這可能是我聽過對「男人」最大的誤解。

而這些誤解,又是誰造成的?

3

別讓偏見為你的失責背鍋

比起說「娘炮」誤人,家長的正確引導,才是孩子成長中最重要的部分。

一個黑人計程車上,載著一對白人母子。

孩子問媽媽:為什麼司機叔叔的膚色和我們不一樣?

母親回答:上帝為了讓世界繽紛,創造了不一樣的人。

等開到目的地,司機堅決不收他們的錢,說:

「我小時候,也問過我媽媽同樣的問題。

但是她回答,是因為我們是黑人,註定低人一等。

如果她當年能像你一樣回答,我現在可能成為了另外一個人……」

我們說過的話,做過的事,都是撒下的種子,是種出平等寬容的花,還是結偏見的果,全看我們的選擇。

4

罵男人「娘炮」是對女性的不尊重

很多人都忘了,當我們用「像個娘們」去攻擊、貶低男人的時候,實際是在歧視女性。

美國有部紀錄片叫《面具之內》,就是講的社會對「男子漢氣概」的定義。

家長們告訴男孩,別像個女人似的,不可以哭,不可以抱怨和訴苦。

如果一個男孩,被教練說「打球像個女孩」,男孩則會「徹底崩潰」,更讓我覺得匪夷所思。

如果說他打球像女孩他就會崩潰,

我們到底教了男孩怎樣看待女孩的?

作為男人,不為了榮譽哭泣,反而為「像女孩」崩潰,女孩在他心裡,到底有多不堪?

這不是孩子的錯,其實是很多大人潛意識裡的誤解。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我問你:

「小紅和小剛,誰更可能喜歡變形金剛?」

儘管眾所周知,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但是大多數人仍然會回答「小剛」。

「男孩叫小紅很奇怪」也是一種偏見,但大多數人根本沒意識到。

大人們「拒絕女性化」、「歧視女性化」,結果很可能是,男孩變得不尊重女性、不把女性當成完整的人。

如果男人需要陽剛,代價是女人被踩到谷底,那這算什麼公平?

5

你的偏見,源自於你的狹隘

從以前到現在,我們就確確實實生活在偏見里:

認為玩搖滾是不良少年,認為紋身的沒什麼好人;

認為玩遊戲是不務正業,認為同性戀者都是妖怪。

我想,很多人不是討厭娘炮,而是下意識地拒絕新鮮,拒絕不一樣,害怕非主流的一切。

我上大學的時候,喜歡搖滾,蓄起長發,跟朋友們組了個樂隊。

原本以為我爸會訓我,但他卻這樣跟我說:

「你玩搖滾、留長頭髮,我不懂,但是我不反對,這是你的喜好和選擇。

但你一定要想好,未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後來我生活費緊張的時候,也是我爸掏錢給我買磁帶、買吉他。

我問過我爸,我的特立獨行,會不會讓他覺得煩惱?

我至今都記得他的回復:搖滾不會把你帶壞,別的,開心就好。

反觀那篇言辭激烈《把娘炮當四害滅了》文章,其中「純爺們」的描述,我實在不敢恭維:

「能打」就是牛X,真的不是對法治社會公然的挑釁?

看不慣就去買把刀?崑山龍哥的慘劇才過去了幾天?

作為成年人,我們真正應該教導孩子的,不是過度關注外形上的「娘」或者「爺們」,而是嚴於律己,守住內心的擔當。

我們、我們的下一代,未來都可能活在偏見里,成為「不大眾」的那一個。

今天我們容不下他們,未來誰能容得下我們?

娘炮誤不誤國不知道,但偏見一定會。

文章整理至公眾號研學頭條,研學頭條帶你發現研學旅行的樂趣,關注研學頭條的那些人和事兒,每天為你獻上研學旅行的最新消息、政策、行業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