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幾乎沒有社交,我很舒服

剛才看到這樣一句話:

我天性不宜交際。在多數場合,我不是覺得對方乏味,就是害怕對方覺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願忍受對方的乏味,也不願費勁使自己顯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獨處時最輕鬆,因為我不覺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無需感到不安。——周國平

這好像就是說給我聽的。我雖然不是什麼社交恐懼症患者,但從來不喜歡社交、越來越不喜歡社交倒是真的。

特別怕和半生不熟的人說話、相處,特別怕路上遇到半生不熟的人,如果遇到了,一定會遠離,盡量不被他/她發現。如果是對方發現我,和我打招呼,會讓我很不舒服。

對於朋友,越來越覺得無所謂。以前可能不敢說這樣的話,但現在真的覺得,朋友對我來說,可能就是能一起喝喝酒的人。過去有人說,朋友是用來互相幫助的,可我特別怕麻煩別人,我也不喜歡別人麻煩我,哪怕朋友之間。

我和朋友之間經常一兩年都不聯繫,以前認為這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可現在發現,經常不聯繫的朋友,友情會慢慢變淡。以至於,我現在和幾乎所有的朋友之間的友情都淡成水了。

現在想來,以前很多的朋友可能並不喜歡我,他們可能認為我很討厭,我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罷了。這不是胡亂想的,我看到了我的眾多朋友之間關係很緊密,唯有和我越來越疏遠,這固然和我不願意和他們主動聯繫有關,同時也和我這人會讓他們不舒服有關。這樣也好,彼此疏遠,彼此不造成壓力。只是以後盡量少見面吧。

其實,除了家人,其他所有人都是過客。你所認為可持續一生的友誼,可能不過是一時興趣相投或利益相符而已。

近一年,我幾乎只有一種生活:上班、下班,周末買菜,陪老婆孩子看看電影、逛逛街。一旦有人打破了我的這種生活規律,我就會感覺無所適從。特別害怕生活被他人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