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大時代讀後感之一

鑒於現在的教科書、大量的歷史讀物,包括比較喜歡的「百家講壇」,出去某種原因在涉及到近代史學問題對於那段歷史的評價有有失公允和偏頗。而無意中看到了記錄片「北洋大時代」,被片中的新觀點和新史料所吸引,因此立刻在某寶上買了一套「北洋大時代」書來讀,一個下午讀了四分之一,對於大部分內容表示認同,但也略有矯枉過正之嫌。

其一,書中強調北洋時代即民國前期,雖然軍閥混戰天災不斷,但由於近代工業化的發展,經濟高速發展,包括一系列國產系列的誕生,鐵路、飛機...等等

但事實是整個民國期間的經濟與晚清對比並無實質發展,至少數據如此,GDP的平均增長僅為1%左右,還包括日本控制的偽滿貢獻的數字(可以參考劍橋中國近代史,有數據做支持)。晚清洋務運動如果是工業化的萌芽,那麼民國最多也就是起步階段。所謂的第一條鐵路或者飛機只有象徵意義,並無實際價值,好比製造的第一架飛機對於民用或者後續的抗戰幾乎0貢獻。

在1949之前,中國仍然是一個農業為主的國家,農業佔gdp的比重超過7成以上,而且耕作方式仍是前清的模式,無非是將其發揮到了極致。所以小時候書中將日益增長的人口和需求與生產力不足作為主要矛盾,其實還是是可以理解的。

其二,袁世凱的評價。本人認為袁世凱的歷史地位遠超孫中山,大部分觀點與書中相同。但是對於稱帝,我相信袁世凱想實行的是君主立憲制度而非君主專制,出發點也是為了統治的效率性考慮。但是我也相信,他也是希望當一個古今第一人,即民主共和的總統和君主立憲的君王。因此公心和私心各佔一半,受人唆使稱帝固然是事實,但從袁世凱的性格上分歧,與其說是聽信讒言的昏庸總統,更是一個乾坤獨斷的野心家。當然野心家並非貶義,甚至我覺得在他身上可以是褒義。

其三,一開始將甲午戰勝說成是小敗和惜敗則是有些標新立異了,戰艦盡數沉沒,軍隊全軍覆沒,軍官以身殉國,總司令(丁汝昌)服毒自盡。是慘敗,完敗,不能不說三軍已用命,如果說裝備不太差,士兵不怕死,軍官以身作則,領導也許無能但至少也不昏庸,那麼失敗只能以中日差距實在太大,戰力不在同一水平上來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