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天:與頸椎相處是慢慢長路 · 全然投入

Tags: 成長

今天是記錄的第二十天,這兩天頭麻臉也麻,情緒又受影響,一個勁地說「煩」。和媽媽一起鍛煉,然後鬧情緒說「做人真討厭,我以後要做棵樹」,「還做棵樹,樹都被人砍了」,媽媽嫌棄我地說。「哼,我做個螞蟻??」,「螞蟻,人一腳就能踩死」。「那我做媽媽身上的寄生蟲,哈哈哈哈」。媽媽鄙視的看了我一眼說「我一巴掌拍死」。媽媽太可愛了,我咯咯笑個不停。

笑一笑,心裡舒坦許多。只能繼續鍛煉。啊!!!


拖了好幾天,今天買了貓糧,一回來小貓跟著我喵喵喵的,總算不用內疚了。

今天看了看機票,還是沒確定是否要出行,哈哈,我需要知道我要幹嘛,是為什麼要去,無論如何至少要有個理由。

昨天說今天寫最近讀的書,還有更多關於寫作或者內容創作方面的思考總結,就先列出來些:

1、寫作其實是內容創作中的一種。從某種角度來講,我以為這是拓寬了寫作的邊界,當它少了邊框的束縛後,我會覺得隨處都可獲得關於寫作的收穫,甚至可以說是內容創作的收穫。雖說寫作、電影拍攝、紀錄片製作、布展等等,都是內容創作,都有相同,但值得注意的是它們在相同中也有各自的特點,比如,內容呈現方式不同就註定了內容製作的形式會有差異。關於差異,可以再深入研究。

2、寫作是有技法的。這點體會是在讀了《美猴王》後發現的,裡面憑對話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將人物形象鮮明的呈現。我意識到原來細節描寫非常重要,怎麼設計對話,如何用環境烘託人物情緒等等,這是要思考設計的。前些日子聽說梵高的繪畫其實是經過他精心設計的。寫作與繪畫同屬內容創作,有些時候內容需精心設計,不過至於是否能以此作出內容創作需要精心設計就不一定了。

3、要充分信任自己,自己的感覺,自己的表達。正如葉聖陶和夏丏尊先生在書里提到的,作文需要的是真情實感,而重複他人的所感所想並無多大意義。知道這個挺容易,但我發現在開始實踐的過程並不容易,我還總想著把人家的拿來,好讓我的內容看得不錯,是有前人成果背書的。我得說,嘿,我不是要寫論文。

其實還有很多,只是要慢慢來,每天寫點?哈哈哈,可以。


我還想說,最近會覺得煩,可能很大程度是因為我發現很多問題我沒法解決,這讓我無法接受,就像我以為醫生能幫我解決所有健康問題,可結果是他們很多時候也無能為力,只能靠我自己一點點鍛煉。實際呢?其實呀,任何人都是如此,無法解決所有問題,至少目前是。好了,又舒了一口氣。

全然投入當。晚安了!

2017年12月 @第比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