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被反對的,不是她——曾軼可《Anti ! Yico》

《Anti ! Yico》是2018年第一張讓我感到驚艷的華語專輯。

正如專輯簡介里寫得那樣,「用音樂創作本身來反對過去那個被大眾、媒體所塑造的曾軼可」,這張專輯做得很好。曾軼可之前是一個怎樣的形象?毫無疑問,是不好的。她最被人批評的莫過於她有氣無力的演唱,這使得她被打上了「唱功差」的標籤。但是,在這張專輯裡,曾軼可為我們演示了怎樣才是優秀的演唱:適合作品。

在這張專輯裡,曾軼可扮演了一個黑暗、孤單、脆弱、卑微的角色,這在專輯的前五首歌里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開篇的兩首歌為整張專輯揭開了一層厚重又黑暗的幕布。在這兩首歌中,她渴望愛情,更渴望得到理解,擺脫孤單。她在《Need A Friend》中唱道「也許他莽撞 但我會包容 會縱容」「填補我的空白 但不是佔據我得全部」,在《同類》中唱道「如果我們 是同樣絕望 誰能救我們 我能救你嗎」。這兩首歌以沉重的電子音打底,搭配上曾軼可孱弱的唱法,形成了一種獨特的脆弱的美感,這也是這張專輯最突出的地方。

接下來的三首歌則是將她的卑微與愛而不得毫無保留地展現在聽眾面前。其中包括了整張專輯最巔峰的創作《三的顏色》。曾軼可的作詞才華在這首歌里完完全全地體現了出來(順便請摩登天空試著去報一下明年的金曲獎)。她在這首歌里唱道「第三者的顏色是白色 它代表我愛你不求什麼」「第三者的顏色是黑色 它代表我的愛是不被原諒的」「第三者的顏色是紫色 它代表這故事是浪漫的」「第三者的顏色是紅色 它代表幸福和痛苦都那麼深刻」,幾乎整段副歌的歌詞都是極其優秀的發揮,在這裡就不一一羅列了。同時,在副歌段落,曾軼可毫無技術痕迹的演唱也讓歌曲更加撕心裂肺。

專輯裡的其他曲目同樣優秀。《黑色之路》里運用了大量的小號,營造出了巧妙的肅殺感。《I Need Love》無論是作曲還是作詞還是編曲,都透露出濃厚的實驗氣息。

事實上,曾軼可最黑暗的日子早已過去,希望她以後的音樂之路能朝著更光明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