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場拼的是保費,下半場拼的是保額!

載入超時,點擊重試

「爸,隔壁床的林叔呢?」

「前兩天出院了。」

「已經好了嗎?我記得很嚴重的呀?」

「怎麼可能好,想治病,沒錢就只能等死。」老爸激動的回復,「就是這樣殘酷!」

一時間空氣凝固了下來,病房陷入了沉默。

後來我私下偷偷解到一些情況:林叔是一個很老實的人,屬於工薪階層,一家三口人,而具體什麼病名字記不太清了,只知道很嚴重。

在住院這段時間,林叔一家很節儉,除了三餐在醫院訂簡餐外,很少看到他們點外賣或是買水果,可是即便這樣省錢,他們身上的錢還是用完了,老媽告訴我,林叔求醫治療前前後後花了幾十萬,醫保和單位保險報了十來萬,但只是杯水車薪,治療的藥物多數報銷不了,完全靠自費。家裡能賣的都賣了,能借的也都借了,沒有辦法了,只能出院了。

「沒有錢,你只能出院。」醫院這種體制,醫生不敢越雷池一步,他們每一個治療方案都爭求患者家屬的意見,每用一種自費葯都要同家屬打招呼,爭得同意後才能採用。很怕患者及其家屬怪罪他們。

老媽告訴我,當時林叔收拾行李出院的時候,老爸也哭了。我理解老爸當時的反應了,但我無法想像林叔出院的畫面,也不敢揣測林叔他內心的想法,要知道,告訴一個人:沒錢治了,你只能等死,這是多麼殘酷?

過了一個星期,我爸也出院了。住院20天,手術費、住院費和其他費用加起來大概了花了7萬左右,社保報了一些,醫療保險報了其餘部分。我們的家是幸運的,起碼由於我職業的問題,所以早就對全家都做了較全的保障配置,費用也可以承受。

如果早點認識林叔,或是林叔可以早一點意識到他的保障是不足夠的話,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可惜的是,生活沒有如果。

半場,下半場

一個人可以沒有很多錢,但是不能不敬畏錢。這個話題難免會觸碰到部分人的逆鱗,但是無法逃避。

對於有錢人的最低保障是什麼?我不想聊,因為離我們太遠了。而對於普通人的最低保障是什麼呢?我想應該是保額了。

好了,話說回來,李詠得癌在美國治療無效去世的消息令國人震撼。而在這個個「消費降級」的年代,對於那些每天都無所事事,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卻還要把心思放到他人的身上,從自己並不知情的別人家情中尋找自己的G點的人,不是我今天要談的。今天我們來說說人生上下半場吧。

在人生的上半場,我們擁有強健的體魄,使我們在缺乏閱歷、積蓄的階段可以通過努力不斷增加人生積累。而有些過於勤奮的年輕人,則以命博錢。然而,到了下半場,再健康的體魄,也經不起長久的耗損,而40歲就是分割上下半場的分水嶺。

1 重大疾病平均索賠年齡

保險行業重大疾病平均索賠年齡是42歲,正是收入和事業頂峰期,也是「上有老下有下」的高壓期。

2 重大疾病發生率

《腫瘤登記年報》表明惡性腫瘤的發病率在0到39歲組處於較低水平,40歲以後開始快速升高。

根據廣州癌症發病率數據顯示,40歲是20歲的7.45倍。

3 重大疾病保費

以香港某保險公司終身重大疾病保險20萬美元保額,25年繳費為例,40歲的保費是20歲的近兩倍,這就是上半場你在意的東西。

4 免體檢限額

20歲的免體檢限額通常是40歲以後的兩倍。

雖然說40歲基本上都會比20歲更富,但是到了下半場,從醫學核保的角度,你的健康指數和小鮮肉沒法比。

5 保險期間

以長命百歲為例,20歲投保的人享有80年的保障期,40歲投保則只能享有60年保障期。當然,如果您想一直健康活潑地活下去,我們就一直陪著你,天荒地老。

6 交費期間

對於交費年期,保險公司通常都會有一個「投保年齡+交費期≤60歲/65歲」之類的要求。

因此,40歲以後投保,很可能面臨只能選擇15年交或更短交費年期的選擇,這樣一來,也就意味著你的每期保費支出會增加,壓力增大。

7 家庭影響

20歲時,來去自由無牽掛,萬一真有個什麼狀況,可能父母年紀尚輕,身體尚佳,還能互相扶持繼續過下去。

可是40歲的你?一旦倒下,意味著兩個家庭的崩塌。

戴三百塊的表和三十萬的表,時間是一樣的,可品質感是不一樣的。

喝三十塊的酒和三千塊的酒,嘔吐是一樣的,但口感天差地別。

沒有保險看病和有保險看病,看病是一樣的,但後者顯然能減少更多的負擔和帶來更多慰藉。

上半場拼的是保費,下半場拼的是保額,物質不能取代精神生活,但努力正當地為自己和家人創造更好的物質生活,更好的保障,同樣是光榮美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