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

濟南的秋天早上已經很冷了。

早上起晚了的我,洗了把臉拿起外套就匆忙騎上電動車往公司趕。

臉上的水還沒擦乾,風吹的生疼。

外套的領子也沒來得及收拾,一半在外面露著,一半折到了衣服裡面。

漫長的經十路上,好多和我一樣的上班族,一個個衣衫不整,行色匆匆,頭髮飛舞的跟雞毛撣子似的,偶然對視一下也是面無表情,然後相互擠出一絲惺忪的笑容。

不由得就讓我想起眾生皆苦這個詞。

秋高氣爽,藍天白雲,多麼美好的一個季節,每個人都在為了生計起早貪黑的奔波。

忽然後面一個電動車趕了上來,車把上掛著一個包子和一杯豆漿,騎車的是一個看起來像我一樣狼狽的哥們,還載著一個女生,看起來應該是他女朋友。

女生坐在後面不停地抱怨著男生又起晚了,害得自己又要遲到被罰錢了。男生也不說話,還拚命蹬著電動車的腳蹬助力。

女生在後面一邊埋怨卻又一邊給男生收拾著凌亂的衣領,整理好了以後又用手拍打了拍打上面的灰塵。

看著眼前的一幕,我才想起來我的衣領也還在外套里折著呢,然後趕緊也想整理一下。

可是後背上還掛著書包的我,一隻手扶著車把,另一隻手想整理下衣領實在是有點困難。我一邊騎車一邊扭動著身子在電動車上蹩腳的掙扎著試圖把衣領縷好。

終於在我不懈的努力下,電動車晃晃悠悠的壓到了一個鬆動井蓋上,井蓋翹了一下,電動車就撞到了馬路牙子上,然後我就連人帶車翻到了旁邊的綠化帶里。

我尷尬的從綠化帶里爬了出來,苦笑著回應著過往行人的注目禮。拍了拍身上的土,又擦了擦手背上擦破的口子。扶起電動車的時候,剛好抬頭望了遠去的那對騎車的情侶。

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其實他們和我是不一樣的。

他們的苦中有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