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增友邦」與「量中華之武力」-如何看待慈禧太后的賣國行為

Tags: 歷史

晚清末年,政治腐朽,外國入侵,割地賠款,已經是眾所周知的歷史事實,但最近一些年來,一些大漢族主義者常拿「寧贈友邦,不予家奴」這句話,來證明慈禧太后為代表的清朝統治者「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之前我亦以為然。這句話令人聽後深惡痛絕,一個國家的最高領導者怎麼能說出這種「昏話」呢?

載入超時,點擊重試

原來慈禧太后並沒有說過這句話,前清軍機大臣剛毅到說過類似的話。據梁啟超《戊戌政變記》記載:戊戌變法失敗後,剛毅對人言:「我家之產業,寧可贈之於朋友,而不必畀諸家奴。」至後來排滿主義興起,革命派出於政治需要,這句話就變成了「寧贈友邦,不予家奴」,並傳言說是慈禧說的。但把「罪名」算到慈禧頭上似乎也有一定道理,因為在辛丑年八國聯軍侵華時,慈禧對列強不把她當成「禍首」,繼續保存清政府而慶幸,痛快的批准《辛丑條約》,並說了這樣一句話:「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那麼,這個所謂「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是否意味著慈禧太后真的是有意賣國呢?事實上,這是一篇慈禧太后以光緒皇帝發出的上諭。此上諭實際上是一篇封建社會的皇帝經常下達的罪己詔,很多人並沒有看過這篇上諭的文本,就僅憑「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來進行主觀臆測。因此,我們必須參考這篇上諭的文本,來仔細看看這篇上諭說了什麼,才能真正了解事實的真相:

本年夏間,拳匪構亂,開釁友邦,朕奉慈駕西巡,京師雲擾。迭命慶親王奕勖大學士李鴻章作為全權大臣便宜行事,與各國使臣止兵議和。昨據奕勖等電呈各國和議十二款大綱,業已照允。仍電飭該全權大臣,將詳細節目,悉心酌核,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既有悔禍之機,宜頒自責之詔。朝廷一切委曲難言之苦衷,不能不為爾天下臣民明諭之。此次拳教之禍不知者,咸疑國家縱庇匪徒,激成大變。殊不知五六月間屢詔剿拳保教,而亂民悍族,迫人於無可如保。既苦禁諭之俱窮,復憤存亡之莫保。迨至七月二十一日之變,朕與皇太后誓欲同殉社稷,上謝九廟之靈。乃當哀痛昏瞀之際,經王大臣等數人勉強扶掖而出,於槍林炮雨中,倉皇西狩。是慈躬驚險,宗社貼危,圜圜成墟,衣冠填壑,莫非拳匪所致。朝廷其尚護庇耶?

由此可知,該上諭總體上來看是一篇罪己詔,該詔可以分為三部分,前一部分回顧了義和團運動的來龍去脈,作為專制統治者,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后當然不能理性地認清義和團運動背後的民教衝突恰恰是西方列強侵略中國的產物,是貧弱的近代中國所導致的後果,該詔對義和團的評價顯然是站在統治者的立場上的,這一點必須認清。後兩部分主要回顧八國聯軍侵華戰爭的慘痛經歷,斥責隸屬清廷大小官僚,分擔戰爭的責任,但與此同時,作為最高統治者,在經歷了幾乎滅國之亂的背景下,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后不可能不做出一些表面上的「罪己」。最後,應該看到,在這個背景下,詔書里的「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應該同「仍電飭該全權大臣將詳細節目悉心酌核」相結合來看,這句話體現了清政府既不敢得罪帝國主義列強,為此必然出賣大量的國家利益,與此同時,他們也不願意放棄自己的統治利益,所以在客觀上也希望維護一些國家利益(有關清政府和外國列強在出賣國家利益問題上的討價還價,請參見王生璽:《「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新解》,《近代史研究》2006年第4期)。

根據上面的分析,我們應對「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形成正確的認識:一方面,客觀上而言,清政府的確在帝國主義列強的侵略下,出賣了不少國家利益,這一點是不能否認的,作為當時的最高統治者的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應該對此負有歷史責任。另一方面,依慈禧太后的政治智慧,肯定不會在上諭上故意寫下故意賣國之語,且稍微有一點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所謂上諭不過是臣子起草,統治者予以批准的文件而已,因此,「量中華之物力」云云,更應該由當時起草該上諭的臣子承擔一定的責任。

然而,「量中華之物力」雖然存在,但據此宣傳「清朝統治者沒有中國認同」、「清朝非中國」之類的論調,不僅屬於歷史虛無主義的範疇,且在民族關係上是極為有害的。清政府的腐朽、賣國已成歷史定論,但清朝入主中原之後,不可避免地受到中原文化的影響,在文化上推崇孔孟之道,在政治上全盤繼承並發展了明朝的政治制度,清政府認同自己是中華道統的繼承者,從任何角度來看,清朝依然屬於中華帝國歷史上的朝代之一。更重要的是,晚清以來,現代民族國家概念傳入中國,在一系列和外國簽訂的條約文件中,清政府認同中國,將自己的國號書寫為「中國」,例如在我國和朝鮮簽訂的第一個通商條約《中國朝鮮商民水陸貿易章程》中,開篇就規定「惟此次所訂水陸貿易章程,系中國優待屬邦之意,不在各與國一體均沾之列」,可見晚清政府承認自己是中國政府,是中國的代表,因此,「清朝非中國」的觀點顯然是錯誤的。持此論調者,不論其主觀動機如何,在客觀上卻已同各種反華勢力和民族分裂勢力站在一起,其客觀結果是分裂國家,損害民族關係,所有熱愛中華民族的有識之士,必須對這種論調產生足夠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