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詠去世,哈文永失我愛,人世如白駒過隙,且行且珍惜

Tags: 情感

2018年10月25日凌晨5點20分

曾經的央視綜藝一哥、著名主持人李詠因患喉癌病逝於美國

一個時代,落幕了

那個梳著一頭精緻捲髮,一身禮服,詼諧幽默的主持人李詠,再也不會回來了

那個砸金蛋,打電話連線觀眾,並說:「我是主持人李詠」的人,再也不會回來了

正如王羲之《蘭亭集序》中寫道:「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修短隨化,終期於盡!」

是啊,一曲終了,物是人非

在李詠的自傳《詠遠有李》中,他寫過一段「遺言」:

歡迎大家光臨我的告別儀式,勞累各位了,你們也都挺忙。今天來的都是我的親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沒跟你們客氣,走之前都說好了,今兒來送我,就別送花了,給我送話筒吧。我希望我身邊擺滿了話筒。人生幾十年,一晃就過,我李詠這輩子就好說個話,所以臨了,都走到這一程了,還在這兒說話。沒嚇著你們吧?

這是他與我們的告別

詠哥,都這一程了,該送您一把話筒了

小時候,他主持的《幸運52》、《非常6+1》是全家圍坐一起經常收看的合家歡式的節目,他標誌性的手勢,我想每一個人現在依然記憶猶新吧

我們還記得他主持過十屆春晚

我們還記得他和董卿、朱軍、王澤群、周濤等人一起在春晚的舞台上給全國的觀眾拜年,敲響新年的鐘聲。

他和台下的觀眾互動,給發紅包

但,這一切都已為陳跡了

或許很多人對於李詠和哈文的愛情故事很感興趣

畢竟從大學相識,相愛

然後不離不棄風風雨雨走過了二十多年

他對於愛情的忠貞,對於職業的認真態度,使人敬佩

李詠,走的沉默,走的體面

他,或許有很多遺憾,或許有很多未竟之事

但是,他到臨了之時,一如既往的精緻,乾淨

他離開央視後,在《中國好聲音》做過主持人

有一次開場

他唱了一首歌,一首串燒,那是他平生第一次在舞台上唱歌

如今,已成絕響

那首串燒中有汪峰的《春天裡》,是啊,如果有一天我老無所依,請把我留在那時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離去,請把我埋在這春天裡

有才華的人,似乎總要有點怪癖。有才華的人,上帝似乎總想早早把他帶到天堂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這應該是每一個人都夢寐以求的吧,又有誰甘心平庸,庸庸碌碌地度過一世

生與死

自古及今,人們從未停止討論,魏晉尤甚,清談玄學延續六朝

死亡,人人唯恐避之不及

但是,命數到了,死神總是會拿著沙漏,扛著鐮刀來收取一個個還留戀塵世的靈魂

少年時,一棵小草、一片落葉都會使我憂悲感憐,生命之脆弱,人生之短暫

蘇軾在《前赤壁賦》中有寫道:

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於悲風。

人,自有命數,而自然無窮無盡,深邃曠遠

歐陽修的《秋聲賦》亦有寫道:

百憂感其心,萬事勞其形。

人生短短,其實感懷憂傷,又何必呢?但是,人總是有情的

人到了一定的年齡,總會思考宇宙與人生

人生短促,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小時親友尚還健在之時,不知離別的愁苦與永訣的悲痛。畢竟,有幾人能如莊子般放達,妻亡鼓盆而歌

那時,可能對死亡的概念還很模糊

直至一日,身邊至親至愛之人永遠的離開了,他的音容笑貌成為回憶的時候,你,可能終於相信死亡了

當你再一次捧起逝者生前之物的時候,可能是一件襯衫、一件棉衣,也可能是一本書,裡面還有他的筆記

這時,你終於明白了每一個人都要來著世上走一遭,最後再歸於塵土,或許靈魂不滅,但肉體不存

在浩渺的宇宙面前,人,就如粟米一樣渺小

人啊,且行且珍惜吧,或許身邊的人或物,轉瞬之間,已為陳跡

李詠之死,是中國主持行業的一大損失,將他列入名人之列,毫不為過

但是在2018年,我們失去了太多在各領域有傑出貢獻的人

有作家、史學家、時事批評家李敖

學界泰斗饒宗頤

評書大師單田芳

相聲名家常寶華

武俠小說作家金庸

……

是的,可以說一個時代結束了

但是,新的時代又正在開始,不斷地誕生,隕落

我們在告別過去的同時,我們自己也在逐漸成為過去

莫悲傷

誰,又不是這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