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斯勞二世的困境(三)——南方軍、馬爾丹沙·蘇林與大崩潰

在與沙赫爾瓦拉茲合謀之後,米底王公法魯赫·霍爾木茲的兒子法魯赫扎德便開始了推翻霍斯勞二世,另立薩珊新君的行動。據菲爾多西記載,法魯赫扎德召集了一支大軍,然後與另一位反對霍斯勞二世的密謀者,亞美尼亞將軍圖哈爾(Tukhār)會合。顯然,這點陣圖哈爾便是先前為霍斯勞二世拯救了帝國東方的斯慕派·巴格拉圖尼之子,瓦拉茲提羅茨(Varaztirots)。瓦拉茲提羅茨此前曾在霍斯勞二世的宮廷中接受教育,並在其父立下戰功後受賜「加威提安·霍斯勞」(永恆的霍斯勞)頭銜。由於種種不明的原因,他與霍斯勞二世的關係陷入惡化。在菲爾多西的史詩中,「圖哈爾」一詞指的是他的官位「塔努帖爾」(tanutēr),最初領受這個官位的人是他的父親斯慕派·巴格拉圖尼。「納努帖爾」指「納哈拉爾(naxarar,泛指源自亞美尼亞安息家族的望族)家族的賢達」,在這裡,「納哈拉爾」指的是巴格拉圖尼家族。

前文中我們便已提到,在霍斯勞二世統治期間,巴格拉圖尼家族在薩珊帝國的軍事和行政組織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其中斯慕派是鎮壓維斯塔赫姆叛亂的主力。但據菲爾多西記載,其子瓦拉茲提羅茨卻參與了法魯赫扎德在首都主導的叛亂。在希魯伊

·柯巴德登上王位後,他「召來斯慕派·巴格拉圖尼之子,稱號「扎威坦」(Jāvītān)的瓦拉茲提羅茨,任命他為塔努帖爾」。這條記載也可以證明瓦拉茲提羅茨在推翻霍斯勞二世,擁立希魯伊·柯巴德的叛亂中扮演著核心角色。因此,在廢黜霍斯勞二世的事件中,亞美尼亞派系也難辭其咎。

除伊斯帕布丹家族和亞美尼亞派系之外,涉身廢黜霍斯勞二世事件的還有第三個重要派系,那就是另一個帕提亞王朝家族,卡納朗吉揚(Kanārangīyān)家族。因為當法魯赫扎德告知圖哈爾(瓦拉茲提羅茨)各派系新君的人選時,後者答道:「卡納朗(kanārang)一定也很樂意接受這個選擇。」據薩阿利比(Thaālibī)記載,政變成功後,希魯伊·柯巴德被帶到法魯赫扎德——作者將他記載為國王的宮廷總管(?ājib)——的宅邸,第二天便在那裡被擁立為王。但由於國王年紀尚輕,依據薩珊王朝歷史上的慣例,很可能法魯赫扎德才是實際執掌政務者。

在各王朝家族派系的慫恿下,希魯伊·柯巴德下達檄書,列舉霍斯勞二世的罪名,指斥他的政策在伊朗造成了巨大的浩劫,與此相關的信件內容通篇累牘。根據沙赫巴齊(Shahbazi)的推論,其中最關鍵的罪名是三十年前霍斯勞二世對伊斯帕布丹家族的溫杜維和維斯塔赫姆兄弟的迫害。據《列王紀》敘述,在被控因殺害自己的父親霍爾木茲四世犯下弒君罪後,霍斯勞二世被召來交代他針對伊斯帕布丹兄弟的暴行。霍斯勞二世憤然反駁:

他們是我的舅父,全國各地無人可比。他們曾為了我而不惜冒生命風險。他們為人善良,與我血濃如水。但在他們犯下弒君大罪,殺掉我的父親(霍爾木茲四世)後,我別無選擇,只能殺死他們。

在菲爾多西的記載中,法魯赫扎德最終派遣了一名殺手,刺殺了霍斯勞二世。而這一行徑也印證了米底王公出身伊斯帕布丹家族。

南方軍

現在我們知道,除沙赫爾瓦拉茲和法魯赫·霍爾木茲的勢力外,亞美尼亞派系和卡納朗吉揚家族同樣是薩珊王朝最後一位有為君主倒台的關鍵推手。但是,謝別奧斯提到的「波斯和東方軍隊」又是指哪一支部隊呢?有可能是指卡納朗吉揚家族的軍隊,但「波斯與東方的軍隊」更有可能指的是南方(Nīmrūz),也就是錫斯坦的軍隊。《列王紀》強調了扎德·法魯赫(法魯赫扎德)在霍斯勞二世廢位事件中的角色,而塔巴里的史書和其他敘述史料則強調了南方將軍及其子的作用,這一支勢力極有可能對應的是謝別奧斯筆下的「波斯與東方軍隊」。

霍斯勞二世倒台後,薩珊王座的控制權落入了三大派系的鬥爭中,而南方軍便是其中之一,其他兩大派系則是沙赫爾瓦拉茲和法魯赫·霍爾木茲。至於南方派系在其中的權力關係,我們尚不得而知,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該派系由蘇林(Sūren)王朝家族主導,錫斯坦便是蘇林家族的初始封地。而根據東羅馬文獻和出土印章銘文,我們有一定證據假設,伊朗東南部錫斯坦地區的蘇林家族與波斯貴族的關係極為緊密,因為和薩珊家族擁有更大的共同利益,至少一部分蘇林家族成員接受了「波斯」(Pārsīg)的派系稱號,並在波斯派系的蔭蔽下進行運作。但想要證明這一假說,仍然需要更多證據。

一些文獻強調南方派系在之後各王朝家族的紛爭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恰恰在這場爭鬥的高潮階段,阿拉伯人開始了對薩珊帝國領土的入侵。在這些敘述中,南方派系是從628年霍斯勞二世被廢身死,希魯伊·柯巴德繼位時開始參與派系鬥爭的。但實際上,在歷史上的其他關鍵時刻,南方派系也曾出現過。正如我們在前文中提到的,早在霍斯勞二世率領東羅馬帝國、亞美尼亞和伊斯帕布丹家族聯軍進攻巴赫拉姆·楚賓時,南方軍就已經前往扶助權勢衰微的薩珊國王了。而在後來的另一個更加關鍵的歷史時刻,當阿拉伯人大舉入侵,威脅薩珊王權時,魯斯坦便曾要求其兄弟法魯赫扎德鞏固與錫斯坦軍隊的合作關係。因此,這支在薩珊王朝歷史的關鍵節點不時出現的錫斯坦軍隊,很有可能就是謝別奧斯所稱的「波斯與東方軍隊」。

據塔巴里記載,米底王公的家族(伊斯帕布丹家族)與沙赫爾瓦拉茲的軍隊這兩支帕提亞勢力合謀將希魯伊·柯巴德推上王位後,霍斯勞二世被投入了監獄。之後,國內的諸位權臣告訴希魯伊·柯巴德:

國家不應當同時存在兩位帝王:要麼您殺掉霍斯勞,我們將會成為您忠誠順從的僕人,要麼我們廢黜您,轉而向他(指霍斯勞二世)效忠,就像在您擁有王權之前我們經常做的那樣

希魯伊·柯巴德被這番威脅嚇倒,於是,出於恐懼和屈服,他派遣了一位名叫阿斯法朱什納斯(Asfādjushnas)的信使前去向霍斯勞二世通報他的罪行和他即將被處決的理由。之後,阿斯法朱什納斯前去會見了一個名叫吉利努斯(Jīlinūs)或賈利努斯(Jālīnūs)的人,塔巴里認為他是看守負責霍斯勞二世的衛軍指揮官。在薩珊帝國歷史的這個重要節點,很可能這位賈利努斯實際上是一個亞美尼亞貴族。假如情況屬實,那麼這也體現了亞美尼亞派系在霍斯勞二世被廢黜的事件中參與程度之深。然後塔巴里又詳細記錄了許多對霍斯勞二世的詰問指責和霍斯勞二世的回復。在強大的壓力下,希魯伊·柯巴德下令處決了自己的父親。然而,在幾個「身負大任向霍斯勞二世復仇的人中間」,沒有一個人敢於犯下弒君的罪過。最後,一個「名叫米赫爾·胡爾姆茲(即米赫爾·霍爾木茲)的年輕人,馬爾丹沙(Mardānshāh)的兒子」站了出來,自願完成這個任務。

馬爾丹沙·蘇林

根據塔巴里記載的其中一個版本,馬爾丹沙是霍斯勞二世的南方守護(pādhūspān)。值得注意的是,南方守護馬爾丹沙很有可能曾與前南方將軍沙赫瓦拉茲有過協作,因為在目前所知的各方區劃中,「守護」是將軍的下屬官職。塔巴里的一些記載僅僅含蓄地暗示了米赫蘭家族的沙赫爾瓦拉茲與錫斯坦派系存在聯繫,而另一些史料則明確指出了他們之間的合謀。儘管如此,塔巴里還是為我們提供了一條重要信息,可能能夠證明錫斯坦在薩珊帝國後期與薩珊家族的親密關係。據塔巴里記載,馬爾丹沙是霍斯勞二世最忠誠順從的近臣之一。「在他被廢黜的兩年前,占星家和卜卦官……告訴他(霍斯勞二世),他命定的死亡將來自南方(Nīmrūz)。」於是霍斯勞二世開始對馬爾丹沙起了疑心,「愈發恐懼預言,因為馬爾丹沙擁有極高的威望,在那片地區(即錫斯坦)沒有人能在力量和權勢上與他相比」。

霍斯勞二世心知馬爾丹沙「忠心耿耿,多有忠言,而且積極取悅國王」,便饒恕了他的性命,但還是剁掉了他的右手,讓他無法再主持公務。馬爾丹沙「在王宮大庭中」被剁掉右手後便因悲痛而崩潰了。當這個消息傳到霍斯勞二世耳中時,國王痛悔不已,便許諾南方守護,作為補償,他可以獲得想要的任何東西。而馬爾丹沙卻寧願選擇死亡也不願意拖著殘廢的身軀恥辱苟活。霍斯勞二世懷著深深的負罪感,不情願地准許了他的請求。「所有波斯人(ajam)都為此深感心痛。」塔巴里如是寫道。

正是因此,作為馬爾丹沙的兒子,米赫爾·霍爾木茲毛遂自薦前往弒君。對於「被忠心耿耿,卻遭到自己不公對待的貴人之子終結生命」,霍斯勞二世「感到無悔無怨」。據巴拉米記載,錫斯坦派系正是推翻霍斯勞二世和擁立希魯伊·柯巴德的先鋒力量。在推翻霍斯勞二世的過程中,他們鞏固了與溫杜維之子——巴拉米並沒有提到是誰——的合作關係。有趣的是,在巴拉米的記載中,霍斯勞二世的一系列大罪里只有殺害馬爾丹沙的罪過,卻沒有殺害溫杜維和維斯塔赫姆的罪名:在這裡,馬爾丹沙之死被列入了國王最嚴重的罪惡。

特別值得說明的是,根據現有的史料,霍斯勞二世的仇殺不應歸結於法魯赫扎德或米赫爾·霍爾木茲其人。這兩個人物實際上分別代表了各自的陣營:法魯赫扎德代表的是手握亞塞拜然重兵的伊斯帕布丹家族,米赫爾·霍爾木茲代表的是南方軍,也就是謝別奧斯記載的「波斯與東方軍隊」。如果至此為止我們對於人物身份的推斷正確的話,那麼可以說,引發「有戰爭史以來最令人震驚的逆轉」,以及在628年促成薩珊王朝最後一位有為君主,「常勝王」霍斯勞二世倒台身死,並進而推動薩珊帝國走向滅亡的原因,應是權勢熏天的各帕提亞大貴族與薩珊王族之間聯盟關係的破裂。在霍斯勞二世統治的最後幾年裡,薩珊帝國軍隊分裂成了彼此獨立的三大部分:沙赫爾瓦拉茲的征服軍、法魯赫·霍爾木茲的亞塞拜然軍和波斯與東方軍隊(即南方軍),這樣的分裂局面為薩珊王族帶來了毀滅性的後果。在目前的所有史料中,謝別奧斯的記載最為特別,因為其中直接強調了在這段關鍵時期,薩珊帝國在防守和進攻中的這一虛弱情況。最終,由於兩大帕提亞貴族——米赫蘭家族的沙赫爾瓦拉茲和伊斯帕布丹家族的法魯赫·霍爾木茲——的兵變,霍斯勞二世輸掉了古典世界的最為慘烈的戰爭。敘述史料更是顯示了伊斯帕布丹派系與錫斯坦(南方)派系曾依靠各自編撰不同的歷史來爭奪誅殺暴君的首功。敘述史料之間的矛盾也表明各帕提亞王朝家族對於《王書》曾有過有利於自己的編輯修改。

於是,霍斯勞二世倒台後不久,伊斯帕布丹派系和南方派系分別成型,伊朗帝國最終分裂成為兩大陣營——波斯(Pārsīg)與帕提亞(Pahlav)。薩珊-帕提亞聯盟最終分崩離析,而正在薩珊帝國生死存亡的歷史時刻,「勁風從阿拉伯席捲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