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區業委會看形式民主救不了中國

前天晚上出門,發現門口步道前防機動車駛入的隔離樁被拆掉了。小區的格局是這樣的,本排樓門口步道連通小區兩條主幹道,只有一頭無隔離樁。這件事情引發不少居民到業委會一場大辯論,我父親去參加了。基本上有車的認為不方便,應該拆(事實上已經拆掉了),沒車的認為拆掉後就無法限制車子穿行,有危險。業委會表示要裝回去可以,必須全體表決。

我父親表示,拆之前你們只聽去了幾個人的意見偷偷摸摸就拆了,裝回去倒要全體表決?這程序不合理。又有人說,不拆,消防車救護車進來不方便。我父親繼續表示,平時小區上劃著黃線大叉的地方,不是有人照樣停車而不用擔任何違規成本,打通之後停車更方便,怎麼消防車就容易進?有人表示,都2018年了,沒車的是少數,你們對需求把握有偏差,少數應該服從多數。甚至有個少壯派蠻橫地對我爸表示,沒車的人沒資格參加討論。我父親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再和他們討論下去無非是對罵或者被打,既然我們已經表達過訴求,也算是盡到了責任。

最終結果,還是維持拆掉這一狀態,只是增加一條減速帶。很多居民也許忘了,本小區之前就發生過汽車撞死小學生的事件。

以上事件,不過是本小區業委會或物業數百個糟心問題中的一個而已,更不用提業委會每次換屆、選舉前後發生的各種「有趣」的事件。我相信這也是目前中國多數小區業委會都普遍面臨的現狀。即使「民主」了,權力依然掌握在一些長袖善舞的社會活動家手裡,他們往往是有社會資源也有空閑時間的人。而頂層設計依然向「有車族」(小區里相對富裕、強勢的人)靠攏。從選舉到決策,大部分時間還是按照民主的形式運行,但結果,卻和專制獨裁下沒差太多。

為什麼民主在中國會變味?我覺得中國人似乎歷來有把一切制度玩壞的本事,究其癥結是骨子的「贏家通吃」深入人心。看看億萬富翁劉強東涉強姦案,年入幾萬到幾十萬的人都在大呼「一定是仙人跳」、「劉強東一個富豪何必強姦」等待,而這些年,大企業公關手段的蠻橫任性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這說明尚有多少人潛意識裡認同壓迫體系並幻想著自己能夠倖免並步步高升的。中國曆來缺乏底層與上層的理性協商渠道,因為「贏家通吃」啊,你一個社會的失敗者有什麼資格來和我協商?同住一小區的業主,經濟社會地位縱然高低不齊,總還不至於天差地別,某些有車業主(其實未必真比沒車的業主有錢,但算是買票進了俱樂部,類似於獲得了用大老闆思維行事的錯覺)尚且如此傲慢,遑論天生的權貴相信自己的一切都是天意神授呢。這就無怪乎為何總有人本主義老夫子/小清新驚呼,中國歷代起義為什麼手段那麼暴烈?因為從來沒有人教過下層人何為「溝通」啊。權貴以及幫閑自己種的果,最終自己就著苦酒吞下。

如果中國人還是理解不了尊重各個階層尤其是弱勢群體的生存空間(合理的權利),只是認為民主就是「少數人應該服從多數」,形式上的小民主(精英寡頭政治)和大民主(WG)都救不了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