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儲備2011年虧了4660億美元是如何算出來的? | 陳經

關注風雲之聲

提升思維層次

導讀

現在中國個人還不算富,但作為國家整體也是富國了。而且生活態度端正,比起其它國家胡亂借錢吃喝用光要好多了。所以,中國是不會虧大錢的。虧大錢、欠大錢的,都是那些想不勞而獲的人與國家。

——————————————————————————————————————

本文寫作於2012年2月6日

一位網友 puma2011 介紹了一個結論:2011年,中國的外匯儲備

損失了4660億美元。原文看不了不要緊,我簡單說一下。其中,因為低息買別國的國債,高息賣自己的國債,利息的carry cost損失了1100億美元。因為匯率變動,外匯儲備還損失了3560億美元。數據來源是外國機構報告。

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讓我們認識到原始數據是如何通過各種胡扯與扭曲,得出某些驚人結論的。

第一個,carry cost虧了1100億美元。低息買外國的國債,高息發行中國國債從國人手裡借錢。從別人手裡收的息少,付給別人的利息多,虧大了。低息就是0.25-1%,對應主要外匯二年期國債利息,因為美聯儲歐洲央行的低息政策。高息就是中國的2年期國債,2%-4%的「高息」。

首先要指出,就按這個邏輯,這個carry cost虧1100億美元,它是到2011年歷年累計的,而不是2011年一年忽然就虧了7000億元利息。2011年國債利息總共也不到7000億,怎麼可能虧這麼多,所以是歷年累計。是puma2011個人理解錯誤,還是表述錯誤,這就不清楚了。

其次,這個1100億美元怎麼算的,也是糊塗。中國的外匯儲備買的是啥國債品種,不知道詳情。但基本不太可能弄一堆0.25%-1%的低息國債。中國政府的特點是喜歡買長期國債,這是有歷史數據證明的,利息不會這麼低。

但以上都是小問題。真正的邏輯大問題是,外國國債是用外匯買的,中國國債是用人民幣發行的。這根本就是不相干的兩個事,各自獨立核算的,為什麼要放在一起計算損失?難道中國政府應該一邊炒外匯,一邊炒人民幣,然後外匯收息應該超過人民幣付息,這樣掙大錢?

中國發行國債,或者國家擔保的地方債,或者公司債,弄到錢用到具體項目上。項目好了利息就直接間接掙出來了,大家都有利。這和外匯使用有啥關係?甚至出發點也不一樣,不是為了掙錢。人民幣是國家印的,要多少有多少,是為了具體的項目,國家財政的目標寫得清清楚楚是「平衡」,而不是掙多少錢。這些所謂的「高息」損失,其實根本不算什麼高息,中國國債的利息高么?付出的利息,早從成功的項目里掙回來了。民間利息比國債利息高多了。

所謂的carry cost,無非是說,中國的國債利息「不應該付這麼多」。不應該用國債集資搞項目,應該用「低成本」的外匯搞項目。這是一種胡扯,外匯成本雖然低,但在國內搞項目是不可以的。如果要讓它可以,那影響就大了,自由兌換,自由流通,銀行結算體系,影響太大。也許有些國家可以,但中國不可以。拿那些「可以」的國家,來說中國這個「不可以」的國家的carry cost,這就是一種扯蛋。哪個機構算的都是低水平的扯蛋,或者有意的忽悠。誰信誰就是上當,我認為puma2011是上當了。

我抓的外國機構報告胡整出的數據也不少了,是毫無敬意的。什麼世行報告、競爭力排名,整得挺正式,內里卻經不起推敲。主要是把演算法用到中國就容易胡扯,因為不懂或者有意誤導。機構報告對它們自己國家人都是誤導或者有意欺騙,蒙錢,胡亂信它不是傻瓜么?

第二個,匯率變動,損失了3560億美元。大致是美元對人民幣貶值了,中國外儲里美元多,如果換回人民幣損多少,算出一個損失來。從人民幣升值的幅度以及中國外儲中美元的比例來看,3560億到是對得上,估計就是這麼算的。Puma2011說,還可以算美元對商品貶值的幅度,來估算損失,更科學。

還是要指出,這個3560億美元的損失,是歷年累計到2011年損失的,不是2011一年損的。和carry cost加起來,損失相當於2011年GDP的8%。這是一種抓眼球的手法,暗示讀者損失很大,2011年一年的經濟增長都虧掉了。但就是按這麼說,也是分四五年虧的。

不過這種損失,倒有不少學者鄭重指出的,人民幣升值外儲虧大了。所以當初應該在外匯儲備少的時候「一步到位」升值,這樣虧的就少。

這個邏輯的問題是,假想了一種反向兌換回來的景象,央行就虧大了。相當於用7-8個人民幣換1個美元,換了2萬億美元。然後讓人用6人民幣換回1個美元,那可不得虧3000多億美元。因為這種景象沒有發生,所以人也承認是「浮虧」,一旦發生就是「實虧」了。浮虧也可怕啊,誰股票浮虧大了也不好過。

但是,這根本就不是炒股票或者炒外匯,牽涉到的問題比這大得多。它也不是一個計較盈虧的「交易系統」,而是一個「結算系統」或者「經濟安全系統」。你去算它的盈虧,就是低了一層了。如果你把它當一個「交易系統」,那麼我也可以把水攪混。人民幣自由流通,升值到5人民幣換1美元,央行印出20萬億人民幣,換它4萬億美元,掙了多少,就隨你怎麼算吧。我再建議中央弄個「大陰謀」,某年忽然貶值到10人民幣換一美元,一舉「套住」自己以為得計的換匯者。如果真要有那麼10萬億人民幣想「出逃換匯」,這還真不是不可能。

只有當一個國家漏洞極大,像東南亞國家當年那樣,被人衝擊匯率,讓索羅斯低買高賣把外匯儲備弄跑了,才能這樣算。想來這樣搞中國,那等於是找死。如果說在外國設個圈套,把中國的外匯弄跑到是有門。但你要說在中國搞什麼人民幣外匯兌換,然後想讓中國虧3000多億美元,這就是神經病。匯率是中國定的,票子是中國印的,規則是中國定的,外匯是全球最多的,實業生產規模是全球最大的。想來搞這種名堂,就是找死。

這也說明了,一些人還是把中國當弱國,總在算中國虧了多少錢,還會虧多少錢,實虧多少,浮虧多少。就不說中國掙了多少錢,還會掙多少錢,會把多少個國家擠成窮光蛋。多年來,各種演算法層出不窮,這虧多少,那虧多少,不上千億不張嘴。最後成了全球最富,莫明其妙。

現在中國個人還不算富,但作為國家整體也是富國了。而且生活態度端正,比起其它國家胡亂借錢吃喝用光要好多了。所以,中國是不會虧大錢的。虧大錢、欠大錢的,都是那些想不勞而獲的人與國家。

陳經的更多文章:

進出口貿易額重回2011年,但順差狂增 | 陳經

對付美國猖狂進攻的終極大招 | 陳經

這個湖南中部小城,讓人明白中國經濟未來的模式 | 陳經

莫悲觀看待中國的科學精神 | 陳經

四線小縣城黑社會消亡史 | 陳經

2020年300萬億M2可能么? | 陳經

大投資 | 陳經

作者簡介:本文作者筆名陳經,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計算機科學學士,香港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碩士,科技與戰略風雲學會會員,《中國的官辦經濟》作者,微博@風雲學會陳經。

責任編輯:孫遠

歡迎關注風雲之聲

知乎專欄:

zhuanlan.zhihu.com/feng

一點資訊:

yidianzixun.com/home?

今日頭條:

toutiao.com/m6256575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