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印花救市歷史證明沒有效果畢竟不治本乃是激素療法

Tags: 金融

股市運行取決於貨幣政策和宏觀經濟運行環境、股市制度是不是完善、股市有沒有投資吸引力,因此降低甚至取消印花稅可能短期會提升市場的交易活躍度,但是在印花稅已經很低不會影響多大交易成本下,降低和取消對市場中長期影響基本上沒有作用。

隨著股市下跌,很多專家提出取消印花稅救市,目前印花稅單邊收取0.1%,目前維持1000億元這樣的規模,相對於十幾萬億元的財政收入有點微不足道,取消印花稅對財政影響微不足道,但是這樣的交易成本對投資者影響也是很小的,按照年度換手率3倍計算,10萬元也就是30萬元成交金額,一年印花稅只有300元,相當於持有股票下跌0.3%,這樣的交易成本能有多高,對投資者的收益和虧損能有多大,市場波動0.3%相對於大盤一天可以下跌6%是微不足道的,0.3%的波動值得大書特書嗎?能提高投資者多大信心呢?

回顧歷史降低印花稅救市走勢, 2005年1月24日,財政部將股票交易印花稅從千分之二下調至千分之一,當天股市大幅震蕩,收出帶長上下影線的K線組合,實際上上漲1.73%,此後接著還是調整為主,26日開始走出5根陰線。雖然以後有利好政策出台,股指還是調整到新低998.23點。2008年4月24號起,調整證券(股票)交易印花稅率,由千分之三調整為千分之一。大盤接近全線漲停,但第二天就開始小幅下跌,此後調整是主基調,2008年9月19日起,由雙邊徵收改為單邊徵收,稅率保持1‰。由出讓方按1‰的稅率繳納股票交易印花稅,受讓方不再徵收,股市全線漲停,第二天繼續大漲,但接著還是不改頹勢,一直跌到1664.93點。

可見降低印花稅不是很有效救市的方式,只能有很短期的刺激,不改變趨勢走勢,畢竟印花稅補鞥改變股市下跌的原有邏輯,取消印花稅恐怕也救不了現在的股市,畢竟沒有解決股市運行的問題,不能解決投資者擔憂的問題,或許可以短期掩蓋股市運行的問題,讓股市短線走好幾個交易日,但只要投資者擔憂的問題不解決,取消印花稅沒有任何的作用。

因此要想救市,不要從這樣微不足道的交易成本出發,而是要從穩定市場情緒,穩定市場波動出發,徹底解決投資者擔憂的問題,找准市場的脈搏,才能一勞永逸的拯救股市,否則頭痛就打麻藥,只能是麻藥的功效一過,又是頭痛欲裂,市場又要救市,下一次還有印花稅可以取消嗎?

目前股市最大問題是什麼?美國總統實行美國優先戰略,挑起貿易摩擦,給世界金融和經濟運行帶來很多不確定因素,引發市場波動這誰也改變不了,我們只能被動的適應,美聯儲加息引發的資本流動和匯率的變化,我們也很難改變,我們只能憑藉韌性經濟對抗,但是股市的制度需要完善,只有保證股市的三公原則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證,投資者的合法利益得到最大化的保護,投資者的信心自然會提高。畢竟在內外因素作用下,股市制度和改革不能得到投資者的認可,市場就會放大利空,加大調整的力度甚至出現非理性下挫,而股市制度和改革得到投資者的認可,投資者情緒偏好,就會降低對利空的影響,從而降低市場波動率,減少市場調整空間。

何為三公,就是要讓好公司上市管好再融資 ,這是第一步,不是什麼阿狗阿貓都可以上市的,不是誰都可以包裝一下就可以上市的,也不是可以不顧市場承受力,以常態化名義就可以實施大躍進式發行的,這不符合市場公平公正原則,新股發行必須兼顧市場承接力和投資者的感受才叫公平公正,遭遇投資者反對和質疑的常態化有違市場公平原則,再融資最忌諱三高併購,併購資產動輒幾倍十幾倍甚至上百倍的溢價併購能叫三公原則嗎/這是典型的利益輸送,與保護投資者利益格格不入,很多三高併購就是坑害投資者利益的把戲,成為商譽減值的源頭,成為股價下跌的潛在因素。針對造假上市和高溢價併購,不僅要加大打擊力度懲處違規違法行為,還要從制度源頭展開堵漏,對不合理的制度進行修補。

筆者一直反對一股獨大的不合理制度,可是很多年以來一直沒有改變,一股獨大造成大股東一言堂,可以利用控制權優勢,獲得巨大的控制權利益,比如通過關聯交易、違規擔保、資金出借和對外投資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甚至掏空上市公司,目前很多公司出現經營惡化與一股獨大有著莫大的關係,只有徹底的讓大股東與上市公司之間建立起足夠的防火牆才能避免大股東掏空上市公司,那就是上市公司和大股東要有獨立性的運作。

另外一股獨大也是減持泛濫的一個重要因素,大股東持股高達50%以上比例,即使減持10%,還是不改變大股東穩如泰山的地位在,自然選擇部分落袋為安。

三是我國資本市場誠信缺乏,各類股東言而無信事件不斷發生,也是困擾市場的一個不可忽視因素,比如高溢價併購業績承諾不履行想方設法逃避補償責任,增持回購不履行承諾成為忽悠。

四是投資者司法救濟渠道不暢通,一個是很多司法解釋沒有出台,像內幕交易、市場操縱就缺少有關司法解釋,導致投資者無法索賠,另外缺少集體訴訟機制,也導致很多投資者沒有獲得司法救濟,也導致違規違法成本大大降低。

五是,證券法修改遲遲落後,像公司法的回購條款可以馬上修改,緣何證券法加大造假懲治力度就不能馬上修改呢?整部證券法的修改需要人大授權,但局部修改是不是可以先行進行呢?筆者不是法學專家,不了解,也就不敢下結論。但對比給公司法的修改,似乎也可以。

投資者信心低迷,不是單一因素造成,也不是一天兩天就信心崩潰,而是一個較長時期的訴求得不到滿足的結果,因此降低甚至取消印花稅難以提振信心,畢竟這不是治本之道,而是要完善制度,讓投資者從內心深處認同股市值得投資,自己的訴求得到你尊重,才可能提振信心,股市才會有走好的投資者基礎。

短期的刺激手法用多了,證明都不是一勞永逸拯救股市的好方式,畢竟那是激素療法而不是治病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