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一本好書之月亮和六便士》

這綜藝也太好看了叭!看完這期忍不住給了兩分鐘的掌聲。

表演,旁白,布景,劇情節奏,無可挑剔。

尤其佩服趙立新老師,雖然有著藏不住的精英氣,但是大段大段的旁白,完全拿的住。

這本書出自我最喜愛的作家毛姆,喜歡他嚴峻的筆鋒,冷靜客觀不加評判的去寫形形色色的人物,理想化的,庸俗的,世俗的,醜惡的等等。

看罷,引起自己思索的部分,是斯科特,放棄了所有世俗社會的約束,道德,回報,為他人考慮,愛情,名利,只是想去用繪畫作為幻象或者說是表達方式,去呈現內心強大的表達慾望。

好的。我重新開了視頻網站,從頭捋一下自己有觸動的點。

毛姆說「斯科特夫人顯然希望我使出渾身解數,博取她丈夫的同情,她哭個不停。」

為什麼事實確實是這樣,但一旦被說出來,就感覺哭泣是個工具,用途在於博取同情?總感覺一妻子在真摯的情感下,理應是在被拋棄後,就是這樣痛苦大哭無助,然後身邊人看到後,自然而然會幫一把。

但情感如果沒有達到真摯飽滿的程度呢?

妻子想要挽回丈夫,挽回家庭,不會直言自己多慘,而是羅列丈夫的過錯,孩子的遭遇,自己的盡心,對丈夫的寬大,自己的痛苦等等。

毛姆聽到之後,會對斯科特有所判斷,對斯科特夫人的遭遇感到同情。即使感覺到了斯科特夫人一點點過了的表達,也在說出這句話後,願意前往倫敦勸說斯科特。

「如果一個人做錯了事情,會矢口否認,這樣我才好勸說他,引導他。」毛姆認為自己是站在了絕對正確的位置上,而對此不擔心。結果對方直接爽快承認。於是毫無辦法。

對於拋棄妻子兒女的問題上,生活保障,斯科特認為自己已經保障了她們十幾年,孩子也已經成年,往後的路可以靠自己了。

對於外界評價,斯科特絲毫不在乎。

對於40歲做畫家,極有可能是個三流畫家,斯科特只說「我必須畫畫。」

斯科特有自己的邏輯價值體系,與普世價值不同,也不在乎世俗評價。

斯科特夫人在聽到斯科特不是因為女人出軌離家出走,只說「完了。如果是因為女人,他還有可能會回來,如果不是因為女人,那麼一切都完了。我也不想讓他回來了,男人心腸太軟,愛上了別的女人,我可以理解他是被騙,我可以原諒他,但是現在,我恨他 。」

毛姆又解釋了一遍,前者像是一場比賽,後者則完全無能為力了。

場外解讀 ,說是這是兩種邏輯。斯科特是天才或者魔鬼的邏輯。而斯科特夫人是,日常社會便士構成的這樣一個日常社會秩序的邏輯。而斯科特夫人無法理解這種邏輯,於是將它拉回到自己的邏輯里,覺得敵人無形巨大,無從還擊。

在我的個人理解,就是斯科特夫人意識到,他不是因為愛上了別的女人,而如果那個女人不夠好,他可以回來,而他是追逐自己的月亮,已經是對自己這個人不感興趣了,自己在他那裡沒有了價值。這讓斯科特夫人無法接受。

第二次交鋒中,斯科特說,我不想過去,唯一重要的只有永恆的現在。

德克在向毛姆傾訴內心痛苦時,毛姆說,斯科特那種野性的,原始的,冒險的力量把他嚇壞了。然而愛是需要無私忘我,需要柔軟矜持,這些特徵在斯科特身上你根本找不到。

毛姆旁白,日常習慣的善良與邪惡,可愛和可憎完全不適用於這個故事了。

毛姆是作家,永遠不會真正討厭斯科特,作家更關心了解人性,而不是判斷人性

斯科特被痛斥沒有人性。

斯科特毀了德克。斯科特快病死被德克硬接到家裡去住給照顧好,妻子又因為愛上斯科特而喝葯自殺。德克臨走又邀請斯科特去荷蘭鄉下老家住。

趙立新老師表演後說,對於大部人來說,從心而行,有時跟社會大眾是相悖的。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這會帶來恐懼,無法承受,就折了,投降了,妥協了。

在這個極端追逐理想的故事中,我不得不說,即使追逐理想,難道就這樣沒有所謂的人性道德情緒,甚至心安理得的接受一切饋贈再毀了其他人的一切,最後說一聲這是因為他的性格?

我這裡詰問,是因為自己的價值邏輯無法做出認同。

我當然欣賞欽佩一個放下了俗世一切,追逐理想和自我實現的人。

但如果這樣人是身邊人,我肯定受不了粗魯無禮,以及自己在人家眼裡就是個十足的蠢貨。

有時,不得不承認,社會教化讓人與人之間更文明。當然,有人會指責大家被塑造成了一個模子。我個人才疏學淺,這裡的社會教化個人短淺理解,不是統一思想,就是一些禮貌的行為方式。

此處的疑問是針對這個具體故事中的具體人物的具體行為。

作為隱喻來看,我欣賞敬佩去摘取月亮不要六便士的所有人,本身這种放棄值得欽佩。

而我自己,我想要做現實的理想主義者。活的還成,然後去追尋內心的光。

最後贅上一句,慾望是正常的,這話不虛。

嗯,兩點開始想要寫的,闊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