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冪首演文藝片,卻遭官媒狠批!想翻身,難!

載入超時,點擊重試

文/金錯刀頻道 Zoe

載入超時,點擊重試

這個周末,大冪冪的新作,《寶貝兒》上映。

這是楊冪16年來首演文藝片,並且是扮丑出演,影片在IMDB評分8.1分。

爛番茄甚至亮出100%的新鮮度。

但想不到的是,人民日報卻以一篇《藝術片不是鍍金片》的文章,直接點名批評楊冪。

兩級的評論讓刀哥對這部電影充滿好奇,本著「不要因為楊冪,就不看這個片子」的好奇去看了。

看完後,再也不對楊冪抱有任何幻想。

1

爆款的潛質,豆瓣評分5.8的命

從創作班底和題材來說,《寶貝兒》是有成為爆款的潛質的。

1.主創團隊班底強

電影《寶貝兒》除了有流量小花大冪冪,其主創陣容更是閃閃發光。

導演劉傑,曾擔任王小帥《十七歲的單車》的攝影,處女作《馬背上的法庭》獲得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最佳影片,還曾經在法國院線連續上片50周,創造了當時大陸影片在法國的公映紀錄。

《馬背上的法庭》

第二部作品《透析》拿到了四項金馬獎提名,並且獲得了最佳原著劇本。

《透析》

而他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是和董子健合作的《青春派》,豆瓣評分7.4分。當年還是學生的董子健更是憑藉這部處女作,提名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

而劉傑可以說是「沒有爛片的導演」了,作品豆瓣評分都是在7、8分。

《寶貝兒》監製侯孝賢,拿大獎到手軟中國的電影大師。

片中配角李鴻其,獲得過金馬獎的最佳新演員和最佳男主角獎項。

從九月亮相多倫多電影節,到之後的西班牙聖巴斯蒂安電影節,再到平遙電影節,《寶貝兒》得到了外媒的一致好評。

美國電影媒體《綜藝》稱讚影片「極度的真實和引人入勝,充滿勇氣」;

《好萊塢報道者》稱影片是「一部讓人迅速投入並冷靜下來的影片」;

《寬銀幕》更是表示影片「沒有一秒鐘是浪費的」,有外媒稱「江萌(楊冪飾)本身就象徵著一場人道主義辯論,她證明了自己所代表的殘疾人群生存的可能性。

2.關注現實的爆款題材

這幾年,關注新生兒問題的現實題材電影越來越多,如《親愛的》、《找到你》。

而電影《寶貝兒》作為一部關注先天無肛嬰兒的現實主義題材電影,就沖這點,給創作者更多的尊敬是必要的。

這種題材若是下功夫,做好了,有口碑有功德有票房。

《我不是葯神》就是最好的例子。

另外,片中還有一組數據:

「據2012年衛生部統計,我國每年新生缺陷數約100萬例;

平均半分鐘就有一個缺陷兒降生;

有30%的缺陷兒會在5歲前死亡,40%落下終身殘疾;

保守估計,我國每年有10萬名兒童被遺棄...」

光是這些沉甸甸的數字,《寶貝兒》就足夠讓人心生焦慮。

但這些都沒有讓電影獲得足夠關注度,票房和口碑雙雙下滑。

電影的豆瓣評分已經從上映第一天的6.4下滑到5.7,創下劉洋作品中最低評分的歷史,票房也很慘淡,第一天約1000萬,第二天更是500萬不到。

《寶貝兒》怎麼就撲了?

2

撲街的兩點原因

1.太過冷靜,觀眾不買賬

電影《寶貝兒》講述的是一個由於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拋棄的棄兒江萌(楊冪 飾),拯救另一個被父母宣判「死刑」的缺陷嬰兒的故事。

嬰兒的父親由郭京飛飾演,他在傷心欲絕中選擇了放棄治療。

但江萌則只一心想「救孩子」,並為此而採取了一系列的行動。

但最終嬰兒還是去世,孩子的親人被冠以「殺人犯」的罪名。

這個故事的主線與當年轟動一時的「天津無肛女嬰」事件有些相似,這個女嬰在其父母和以陳嵐為主的志願者們就有關監護權、醫療救助等問題的拉扯中,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一事件發生後,「監護權」和「父母是否可以決定孩子生死」的法律、道德問題,一度成為大家討論的焦點,也使得女嬰的父母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

在影片中,導演全程用極為克制的眼光去關注這個現實問題,很多情節推進到矛盾該激化的高點時,導演連個演員反應鏡頭都不給。

「至於救還是不救」等諸多問題,都沒有給出答案。

導演說:

「觀眾習慣了電影最後要有一個答案,好給情緒一個出口,可是哪有那麼多答案?

我自己都沒有答案,所以只能拍沒有答案的電影。」

這種做法看上去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但正如一些觀眾所說:

如果拋開電影,只談現實,為現實而「現實」,那我還不如去看新聞聯播。

可以看出,很多觀眾對這種做法還是不買賬。

2.楊冪與電影本身的氣質相悖

楊冪是個明星,不是演員。

相較於影片「現實主義文藝片」的定位,觀眾顯然更關注別的標籤——「楊冪轉型之作」、「楊冪扮丑」。

知乎上關於《寶貝兒》的話題,幾乎全是有關楊冪。

但影片中的楊冪,詮釋起嚴肅的角色毫無說服力。

她一個側臉鏡頭,觀眾可能不會先注意到主人公江萌的掙扎與無助,而會先琢磨她額頭到鼻樑的流暢弧線。

而江萌這個人物,所有情緒都在眉毛上,從眉頭微蹙

到皺眉

到歇斯底里

一個流程下來,表情太過用力,缺兩個字:靈魂。

而一旁配角李鴻其的演技可以說吊打主角楊冪了,不管是肢體動作,神情神態,都為電影添彩不少。

再到全程方言的台詞。如果說郭京飛勉強守住了南京話的韻味,沒有跳戲,但到楊冪這,大家都忍不住破功了,整個影院三三兩兩的人中,發出整整齊齊的笑聲。

所以說扮丑不等於有演技,再者,楊冪所謂對角色的突破也就是把自己塗黑再畫上了一些雀斑而已。

有網友表示,影片請了楊冪當主角就很難勾起觀影慾望。

而擅長自黑的楊冪似乎早就預料這一結局,很早就嚮導演道歉:

「對不起,因為我,你可能要擁有一部史上最低評分的電影了。」

《寶貝兒》的撲街再一次證明流量不好使了。

3

從《寶貝兒》看流量明星轉型困境

縱觀2018年會發現,這是流量明星開始衰落的一年,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真正能帶來流量的,根本不是「流量明星」本身。

因為有「粉絲」,不代表有「觀眾」。《動物世界》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即使李易峰在片中的演技還算可圈可點,但其票房也很一般。

女星們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上一代有章子怡、周迅等實力派代表,年輕一代的有春夏、周冬雨等新晉影后。以楊冪為代表的85後小花們,在左右夾擊中有了危機意識,紛紛尋求轉型,試圖從流量明星變成一個有更長銀幕生命力的演員。

剛度過32歲生日的楊冪,也急需一部拿得出手的電影。

而楊冪在質量不高的電視劇里收割久了,目前的她難以撐 起除了傻白甜之外的其他更複雜的角色,早些年李少紅就這樣評價過楊冪的演技:

楊冪從小待在攝製組,對演戲太過習以為常,早早地有了一套自己表演的程序。

所以說,從前靠流量得來的,還是要用流量來還。

「流量們」的轉型之路道阻且長,

不只是拍一部文藝片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