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之戀:第一章、我姓水。

Tags:
事在人為,只要肯努力,你想要的一切都會得到。多年以後沈旭陽回想起曾說過的這句話時,才發現那時的自己是多麼的狂傲多麼幼稚。

「這世間不是所有事物只靠你單方面努力就能得到的,所謂的事在人為不過是你給自己灌下的迷魂湯,你就等著你的『事在人為』吧。」水萌萌當初怒氣沖沖的甩下這句話憤然離去。那時的水旭陽心高氣傲,當然不肯追上去,任由她轉身離去。假如那時的水旭陽若知道這一個轉身便是永遠,他或許會追上去的。

水萌萌、沈旭陽、周天浩、李澤銘他們四個是同一所大學畢業的,只是不同專業,水萌萌是中文系,他們三個爺們都是信息技術專業的。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人,在學校組織植樹節的卻時候認識了,不久便成了無話不談好哥們。

要說他們的相識也是挺有戲劇性的,那天天氣很好,春天的陽光暖暖的照在大地上,小草探出了頭,彷彿在窺視這人間的熱鬧。草地上一些不知名的花兒也在爭相開放著,有黃色的、藍色的、紫色的,都在努力的在陽光下展現自己的美麗,誰也不甘落後。各色花兒搭配上綠色的草地,真是一道美麗的風景。一陣清風吹過,帶來陣陣花香。水萌萌不禁讚歎:「春天的郊外真美啊!」

「郊外美的不光是春天,秋天也同樣的美麗。」周天浩自然的接過她的話。水萌萌回頭看他一眼,楞了一會,說:「你怎麼知道郊外有多美?難道你經常去?」

「切,」周天浩給她一個不屑的眼神,說:「姑娘,你是城裡人吧?」

「沒錯。」

「一看就知道沒在農村待過的。」

「你是農村人啊?」

「沒錯。」

「一看就是滿滿的鄉土氣息,」水萌萌故意懟了他一句,不過周天浩並沒有生氣,只是笑笑,說:「姑娘,好口才,哪個系的?」

「中文系。」

「原來是中文系的才女。」

「不敢當。」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的擴音喇叭響了,裡面傳來學生會主席的聲音:「各位同學請站好對,四人一組,今天我們務必把這片空地種滿樹。」周天浩自然的和水萌萌站到了一起,沈旭陽和李澤銘看到周天浩身旁有個女生,也跑了過來,很自然的他們四人分成了一組。水萌萌負責扶著樹苗,李澤銘和沈旭陽去抬水,周天浩填土。趁著他倆抬水的空閑,周天浩問:「美女,你貴姓啊?」

「免貴姓水。」

「什麼?姓水?」周天浩第一次聽說這個姓,他小時候背過百家姓,但是記不清百家姓里是否有這個姓了。

「水來了。」沈旭陽很應景的喊了一聲,說:「浩子,你這麼著急用水啊,我倆抬水可沒敢耽誤時間,都是一路跑過來的。」水萌萌聽了沈旭陽的話噗呲一聲笑了出來,她心裡響起了一個詞「驢唇不對馬嘴」。

「美女,你笑什麼?」沈旭陽看著水萌萌,不解的問。

「沒什麼,就是覺得你挺幽默的。」

「他的字典里就沒有幽默倆字,」周天浩說:「如果你非要說他幽默,那隻能說他的人生已經被他活成了一個笑話。」

「就你小子嘴能,」沈旭陽瞪了周天浩一眼。這要是擱在平時,他早就一腳上去了,在女生面前還是不要這麼粗魯的好,以免嚇著人家姑娘。

水萌萌沒有說話只是輕笑著。之後大家也都沒在說話,不大功夫,他們組的樹苗全植完了。

「我們提前完成了可不可以提前走?」李澤銘問。

「原則上是不可以的,」沈旭陽答道。

「原則上不可以的潛台詞就是可以,」李澤銘笑著說:「誰讓我是一個沒有原則的人呢。」

「就你丫最能,」沈旭陽瞪了他一眼罵道。

不過他們還是提前開溜了。

春日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很舒服,一陣陣風吹過也不覺得冷。吹面不寒楊柳風,是的,春日裡的風到底少了冬天裡那般嚴厲,多了些溫柔。

他們步行到公交車站,等著回城的5路公交車。

「你們準備零錢了么?」周天浩問道:「上車投幣一元,不設找零,我貌似沒有零錢。」

「哈哈哈,那你步行回去,」李澤銘幸災樂禍的說道。

「你有零錢?」周天浩問李澤銘。

「我不但沒有零錢,而且連錢包都沒帶。」

「那你丫還好意思笑話我。」

「你倆別扯了,我有零錢,」沈旭陽回頭問水萌萌,說:「你不要掏錢了,咱們四個,剛好我有個五塊的,多出的一塊錢權當給公交公司做貢獻了。」

「那怎麼行呢,讓周天浩去找別人換開,」李澤銘提議說。

周天浩當真接過五元紙幣,在公交站台挨個問。這個站是起始站,本來人也不多,他問了一圈也沒有換到。

「別問了,還是買瓶一塊錢的礦泉水吧,」水萌萌提議道。

「對哦,我怎麼就沒想起來呢?」周天浩一拍腦門,叫道:「買瓶冰泉(本市產的礦泉水)不就好了么,我還瞎問半天。」

「誰讓你蠢呢,」李澤銘笑著說。他忘記了剛開始是誰提議找人換零錢的了。周天浩沒有理他,直接向旁邊的商店跑去。回來時公交車剛好來到,上了車周天浩跟李澤銘坐挨著,沈旭陽和水萌萌坐挨著。周天浩拿著那瓶水遞給水萌萌,水萌萌沒接,給沈旭陽,沈旭陽說他不渴,李澤銘一把搶過來,說:「你們都不喝我喝。」說完擰開瓶蓋咕咚咕咚一口水喝了大半瓶,看來他是真的渴了。

回城後沈旭陽提議去吃飯,水萌萌拒絕了,她說:「你們去吃吧,我不餓,我還有事,先回學校。」

「別啊,第一次見面,緣分啊,你這麼走開太不仗義了,」周天浩語氣里透著著急,他想留下她,又沒有合適的理由。

「呵呵呵,有緣肯定還會再見面,今天真有事。」

「有事也不急這一會吧,」李澤銘說。水萌萌沒有再拒絕,只是看著沈旭陽。沈旭陽看著她淡淡的說:「吃完飯再回去也不遲吧,」水萌萌這次沒有再拒絕,微笑著點點頭。

「還是陽哥有魅力,一句話就留下了美女,」李澤銘開玩笑的說道。水萌萌的臉因這句話紅了起來,沈旭陽則還是淡淡的表情。

周末,餐館的生意似乎特別的好,正趕上吃飯的點,他們一連找了幾個飯店都因人太多而作罷。往前走右拐進入一條巷子,這裡地處偏僻,人明顯少了許多,他們來到一家名為「再回首」的餐館,這家的生意相對冷清不少,裡面只有幾個人,大部分桌子都沒人。

「就他了,看起來乾淨人又少,」李澤銘說:「我最怕的就是排隊。」說話間他們已經進入店內,老闆是個約30來歲的男子,服務員應該就是老闆娘,二人起身相迎。他們幾個選了個靠窗的位置,老闆娘立刻把菜單遞上。沈旭接過菜單遞給水萌萌,說:「第一次見面,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你自己點吧。」

「我不挑食的,吃什麼都行,」水萌萌笑著說,並沒有接菜單。倒是李澤銘順手接過來,說:「不挑食的女孩好,好養活,將來誰要是娶到你就有福了。」

「你話真多,趕緊點菜,」沈旭陽瞪了他一眼說道。等李澤銘和周天浩點完之後沈旭陽才接過菜單開始點菜,他點了一個酸菜魚和一個湯。

「他們家還有甜點,要不給你來一份?」沈旭陽看著菜單上的甜品問水萌萌。女孩愛吃甜食似乎是天性,水萌萌也未能免俗,這次她沒有拒絕沈旭陽的提議,但她自己看了半天也沒選好甜食,她有選擇困難症。

「要不你點這個吧,」沈旭陽看著糾結的她,說:「草莓之戀,看著很好吃的樣子。」

「好,就它了,」水萌萌把菜單遞給老闆娘。

吃飯期間李澤銘問水萌萌,說:「美女,咱們認識半天了,似乎我還不知道你姓甚名誰呢。」

「我姓水,名叫萌萌,水果的水,呆萌的萌。」

「哎,這個姓氏第一次聽說。」周天浩驚奇地叫道。

「不知道百家姓里有沒有這個姓,」李澤銘說。

「你也沒聽說過水姓么?」水萌萌問沈旭陽。

「聽說過,央視有個主持人就姓水。」

「水均益。」

「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