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想家了-那一家人一起包的餃子

頭一次這樣想媽媽

出國以來實話說很少想家,很多時候的心緒都被無所謂的小憂愁佔據了,今天盤算著前幾天面試的公司如果不行,找工作前路漫漫,下個月的生活費吃緊,就抱著再試一家的希望,問了一個包餃子的兼職。沒見過這麼能說的老闆,他的理論說起來,讓你插畫的機會都沒有。

巴黎近幾天降溫又下雨,雖說前幾日還在和朋友談論今年巴黎的雨季來的有點晚,但是打心底里卻又有些念想這雨季。雖說再巴黎的時候多是入秋和冬天,他總是以這清冷待我,但是也正因為此,在這裡的種種印記也似乎都和這樣的天氣分不開。

確認完畢,至少這是一家正常的店。原來過來不是談,是試工,唯一的一個店員趙阿姨到了後,就在廚房裡擺好了麵糰和餡。包餃子雖然也是重點,但是對著大街,展示給過路人才更是所傳之旨意。剛快到六點,就有兩位女孩前來駕輕就熟地點了一份蝦仁餃子帶走,這沸騰的鍋一煮起餃子來,窗戶上就立馬全是霧氣了,我對著窗口開始動作自來,揪季子,擀皮,包,不是出自自家人活的面總覺得不順手,我的習慣或者說是我家的習慣報的餃子都修長的,不像所有飯店和速凍水餃那樣圓鼓鼓的,自然是符合不了要求的,阿姨和老闆人都很好,叫我慢慢來,先學會再加快速度,我卻怎麼都學不來。最開始擀了一串的歪歪扭扭的皮之後阿姨過來還鼓勵我說,擀的不錯!隨口說出一句,我會擀,但是不快,因為我家不用我擀皮。。。說到這不知道為什麼心頭哽咽了一下,是啊,在家餃子常吃,吃了二十多年,擀皮的時候卻是寥寥無幾,這永遠都是爸爸媽媽的活啊,回來弟弟長大了,就欺負他來幹了。默默包餃子的我,從來沒有這樣想家。

包了幾盤還是沒什麼長進,總是不知道最後那一捏到底是怎樣。想起去年回家的時候,媽媽還在飯店打工,媽媽常說包餃子包夠了,之前在幼兒園做飯的時候就是每周給將近一百個還在包餃子包包子,沒想到回頭換了活還是沒逃離這命運。當時也給媽媽幫把手,不過是包個兩三個又跑路做別的事情去了。當時媽跟我抱怨在飯店幹活怎樣的累我還總埋怨她,現在想想快五十歲的人,在廚房裡小跑著被人呼來換去,記憶著曾經不曾熟悉的飯店的套路,也是不容易,但我卻從來沒有想過要理解她。

但自己家包餃子卻永遠都不會厭倦,即使老爸幹了一天活,回來媽媽加班,還是想包餃子就立刻切菜切肉和餡和面剝蒜搗蒜。今年九月份回家媽媽只顧著大魚大肉海鮮的伺候,雖說最後她也包了一頓餃子,卻遺憾沒有一家人坐在炕頭包。今年過年會回家媽,過年的餃子又在哪個冰冷的小屋裡吃呢?

幾乎從來都是善始善終,這次決定不想做這份兼職,也就沒有必要把所有的麵糰都包完,老闆還是給煮了餃子吃,匆匆吃完,也是有點尷尬地就快快離開了。雖然雨停了,但是想「破費」一下,坐公交回去就不騎車了。最近總有一種走投無路的感覺,什麼時候能在這裡「體面」的生活呢?這種體面不包含任何的虛偽,只想先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有一份不錯的工資,不用每天幾刷求職招聘小廣告,想辦公交卡就辦吧,不用權衡那麼多,自行車天氣好或者來年春天的時候再騎,忙裡偷閒路過咖啡館,坐在靠窗口的位置,熱烘烘的暖氣,就點一杯最便宜的咖啡,這個位置就再無人叨擾,看上一下午的書也是極好的,路過麵館,想吃就來一碗面,路過kebab,雖說不怎麼健康,但是想吃那種煎煎炸炸的肉就放縱一次,找一個位置好一點不用太大但是冬天一定嚴實暖和,也不至於小道走個路總是被絆的房子,最好家附就有健身房,還想註冊,看看這裡的健身房怎麼樣,衣服不用多,但是到季節了總得有幾件百搭,不用出個門總是這也不滿意那也不滿意覺得這一堆全是破爛,還想買個大大的毛絨玩具,滿足一下從小都沒被滿足過的少女心,辦張電影年卡吧,最近上映的好電影好像還挺多的,離goblins近就去UGC,convention附近也有gaumont啊,國圖那邊也有mk2,最近好像還有幾個脫口秀來,對了對了!還要買orlesan的演唱會門票!張學友的都沒有讓我這麼嚮往,還有很多了,都是生活的小小心愿啦,它什麼時候能實現呢,一個月之內,兩個月之內,一年,還是三個月之後沒有結果我就打道回府,這個地方根本就不屬於你?會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