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松蔚:賺錢,就是把你創造的價值讓別人看見

作者:李松蔚

排版:鈴鐺

色號:長春

我們先做一個測驗吧——

請你設想這麼一個場景:

你在一個房間里,跟幾十個人坐在一起。你被告知,要在這裡呆一段時間,沒有什麼明確的規則,想幹嘛都可以。A找了一個外圍的位置坐下,身邊做什麼的都有:B和C在小聲聊天,D在神遊物外,E在玩手機。在靠近中心的區域,F拋出了一個話題,試圖吸引全場的注意。G喜歡這個話題,H喜歡F,他們都願意繼續聽。但I就覺得很沒意思,而且F講得太久了,I慫恿身邊的J站出來打斷F。K覺得J的行為很不尊重人。這時L又拋出一個新話題……

你覺得自己最可能是其中的哪一個?

無論你相不相信,你在這裡的選擇,在現實生活中也會有對應的模式。

參加過「人生實驗室」的朋友都知道,這不是一個思維練習,這是一個真實的實驗。是「人生實驗室」當中的重要環節。這個實驗的目的,是為了探索你在人群中經常處於的位置。你在房間里如此,在外面可能也一樣。

比如說,它可以預測你在職場中的表現。

不,我不只是說,把這個房間比作一個公司。中心的區域是公司的管理層,外圍就像基層員工。每一個發起話題的人都試圖發起一個新的項目,有人追隨,有人反對,還有人離職……這是一種對應關係,但不僅僅是如此。

我想說的,是工作的意義。

工作是為了什麼呢?

因為人生實驗室即將啟動新的一期,還是「職場」主題。所以我們又翻出了這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前幾天我寫了一篇文章,提到「把工作放到一段關係里,這是增強行動力最簡單的辦法。」有人表示贊同,也有人完全不同意。他們拒絕把【工作】和【關係】聯繫起來。「難道是為了別人而工作的嗎!」

我想說,沒錯,工作是跟別人分不開的。

工作的本質是創造價值,產生交易,既然有交易,就一定有【關係】的存在。哪怕寫這麼一篇短短的文章,也是為了給你們看,交換你們的時間。否則,一旦失去這層關係,為我自己而寫,就不是我的工作了,只能叫愛好。

愛好可以是自己的,工作永遠存在於關係中。

所以,請記住,我工作的一部分意義在於你。

現在,這些故事,就是寫給你看的。

1

一個女生,進入團體,總是習慣性地坐在外面。

團體中不斷有人說話,她卻越發不耐煩。因為她覺得這些人討論的話題都跟自己無關。顧問後來問她:「你為什麼不打斷呢?」她回答不出。

這跟她在公司里感受到的一模一樣。每個人看上去都忙忙碌碌,但是她感到很茫然,不知道工作下去的意義是什麼。那些激情澎湃的大詞,她並不信。每天生產的PPT和標書能改變世界么?她也不覺得。她有很多疑問,卻又無法表達。生活只能如此繼續,但是煩躁積累得越來越多。最後她打開手機,跟朋友吐槽:「我真後悔自己參加了這個活動,莫名其妙!」對方說:「要不然你出來玩吧?」她說:「這樣不太好吧?」對方說:「怕什麼?又沒有人認識你。」

她猶豫了一下,站起來,有幾個人望向她,她立刻又坐下了。

那一刻她忽然理解了:為什麼她明明很不舒服,卻遲遲不能採取行動?

因為,她害怕被那些人的眼睛看見。

2

另一個女生,第一次走到人群圈子正中間,團團看著四周的人。

她自言自語:「原來是這種感覺啊。」

她後來描述那種感覺,有一點頭暈目眩。是一種無形的壓力,總覺得下一秒就會被人攻擊。她一直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在公司做了好多年,成績始終不好。這一刻她意識到,她也在迴避自己的野心,待在圈子中心讓她心驚。

躲在後面是一種安全。要先突破那種隨時會被攻擊的不安,人才會往前。

回到公司之後,她主動對老闆說:「我想成為公司的王牌。」

3

一位女高管,總是坐在圈子的中心。在此起彼伏的聲音中,她多次想發言,但是從來沒有被聽到。她的聲音剛說出來,立刻就被淹沒掉了。

她說跟年輕人有代溝。她在公司帶領的團隊,跟現在團體的氛圍一模一樣。都是80後90後的年輕人,熱情有餘,經驗不足。「做事情稀里糊塗,長不大,很想培養他們靠譜一點。」她很著急,但是想要施加一點影響,灌輸一點經驗,就會像在團體里一樣,年輕人敷衍地聽了,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

她問團體顧問:「怎樣才能讓我的聲音被他們聽到?」

後來她自己發現了答案:她太想讓自己被他們聽到了,以至於她一直在說,卻沒有認真去聽他們的聲音。她從未想到和他們建立相互的關係。

她知道怎麼辦了。回到公司之後,她留言告訴我們,和團隊的關係大有改善:「他們其實一點都不糊塗,很有想法。是我在拒絕向他們學習。」

4

還有一個人也想發言。但一直想不到自己要說什麼。

他覺得別人說的都不好,暗暗期待自己能說出一些一鳴驚人的話。但不知道為什麼,越是這樣期待,越是卡殼,心裡轉過的每一個念頭都被否定了。

這就像他的現狀。他不喜歡現在的工作,想創業做自己的事。但是他想不到可以做什麼。每一次有新的點子,他都在心裡問自己:「為什麼做這個?投資人會相信我能做好嗎?萬一別人做得比我好怎麼辦?」然後在心裡搖頭。

直到團體的最後一刻,他站起來說:「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就是無論如何都想表達一下,我怕時間過去,就再也沒有機會了……」他期期艾艾的,這時候他看到了一些人鼓勵的眼神。忽然之間,他感到了被信任和支持。

於是他說了下去,越來越流暢。他知道問題出在哪了。他想的一直是:「我」要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我」要成功。好像一切都以「我」為中心。但要是感知不到別人,失去了別人的期待,「我」又憑什麼成為那個中心呢?

5

一個人,在團體七嘴八舌的時候,義無反顧地推門走了出去。

她並沒有走太遠。在外面晃的時候,她聽到房間里傳來了笑聲和掌聲。似乎是發生了什麼變化。她有點賭氣地想,也許因為她的離開,那裡反而變得更活躍,氛圍更好了吧?但她不想回去,雖然在外面也沒有更好的地方。

在工作中也是如此,她不斷地換工作,不斷對一個新的崗位和環境產生極高的期望,然後是失望。那個失望是對所有人的:「我都已經難受得想要離開了,你們就不能關照我一下嗎?」為了「表達」這份失望,她就必須先離開。

她有點後悔自己離開得太快了。

6

一個人,總是準時進入團體,又不知道幹什麼。他總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興趣,沒法形成統一的話題:「不如分開,愛聊什麼就聊什麼吧!」

他自己就找來幾個人,聊體育相關的話題。

看起來聊得很投機。過了很久,他忽然不想聊了。他說:「我花了那麼多錢參加這個團體,為什麼要把時間花在這些不重要的話題上?」

他在寫一本書,最大的困擾是遲遲不能動筆,總在找各種各樣的方式拖延。他很困擾,他知道寫書對他來說很重要,不理解自己為什麼拖延。而他在團體里的行為,為此提供了很好的解釋。也許他在寫書的時候,就像他在團體中一樣,心裡也有聲音在問:「萬一別人對我做的事不感興趣,會怎麼樣?」

他還沒有準備好去驗證這一點。

還有一些人,在團體里是沉默的大多數。沉默也是一種存在的方式。

他們加入,他們觀察,他們離開。

正如此刻的你們。點進這篇文章,看完,再關閉。

我很想有機會跟你們聊一聊。作為一個團體顧問,我只能和一部分人接觸,了解你們在沉默背後的故事。這已經足以讓我看到,每一個沉默的人都有和大家聯結的願望,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創造價值,對別人發生意義。

有野心,或者是退縮。有關心,或者是逃避。有感激,或者是不滿。但這些隱藏在沉默里,會讓我們覺得,世界彷彿跟我們沒有關係。「我來這裡幹什麼?我只是一個不重要的存在,沒有人在意我,我也無法創造價值。」

我希望你能看到人生中更多的可能性。這就是我為你寫下這些故事的原因。

線下團體課程詳情連接請戳:33天改變人生軌跡 | 人生實驗室團體課程報名倒計時


摩米Momself:有哪些看似聰明,實則很傻的行為?

摩米Momself:李松蔚:對於原生家庭的流行理論,我要扔三個炸彈

李松蔚專欄:每一句「再等等」的背後,都是「不敢要」

Momself:撕掉標籤。

關注真實,而非正確。

做不被定義的人,

過不被定義的人生。

看更多不一樣的心理乾貨,歡迎關注摩米Momself -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