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潤發跪拜孔子後人與娛樂「強制消費」

周潤發跪拜孔子後人與娛樂「強制消費」作者:韓浩月

《孔子》將於本月22日全面公映,日前先後在北京、上海舉行首映和試映,展開了火爆的宣傳,集中在兩個點上,一是導演胡玫稱《孔子》不懼《阿凡達》,二是周潤發叩謝孔子後人。至於電影會呈現出一個什麼樣的孔子,怎樣表現孔子的大情懷,拍攝《孔子》有何現實意義等等這些本該真正向觀眾傳遞的信息,卻遍尋不到。

沒必要在《孔子》身上寄託更多的情感,它只不過是賀歲檔中再平常不過的一件電影產品而已,一樣需要檔期,需要票房,需要炒作。但炒作在給《孔子》帶來密集曝光率的同時,也增加了這部電影成為娛樂犧牲品的可能。該片攝影指導鮑德熹說,「中國可以辦奧運會,將來也可以拍出《阿凡達》那樣的電影」,周潤發說:「看過《阿凡達》的人也會去看《孔子》,看過《孔子》的人也會去看《阿凡達》」,「看《孔子》你居然沒哭?你還算是人嗎?」……這些完全沒有邏輯關係的言詞,正在無意識間製造一種無形的壓力,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不看《孔子》說不定會蒙上不愛國和不道德的嫌疑。

《孔子》所營造的輿論氛圍,很容易令人想起媒體文化研究者尼爾·波茲曼的一句話,「在這裡,一切公眾話語都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並成為一種文化精神。我們的政治、宗教、新聞、體育、教育和商業都心甘情願地成為娛樂的附庸,毫無怨言,甚至無聲無息,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回頭再看周潤發跪拜孔子後人的舉止,會發現孔子作為一個符號所象徵的文化、傳統、禮教等等,在一部電影的身上,早已統統成為「娛樂的附庸」。文化成為少數人把玩的工具,而作為受眾只能選擇與把玩者共同向某個虛無的標誌進行跪拜的時候,娛樂便呈現出一副詭異的讓人看不懂的面孔。

在《孔子》之前,已經有不少電影進行了這種脅迫式的宣傳,比如《建國大業》主打的「好看的愛國教育片」牌,《三槍拍案驚奇》是奧運會導演「三年磨一劍」的暗示,《氣喘吁吁》宣稱「僅憑能看一眼葛優也值回票價」的引導……範圍再擴大一些看,整個文化領域都或多或少存在這種「強制消費」的傾向,在娛樂圈,近期比較有代表性的是王菲復出,演唱《孔子》主題歌,現身春節晚會,「天后復出」的盛大景況已經緊鑼密鼓地做好預演,剩下的就是看這次長達數年的「飢餓營銷」將會爆發多大的「恐慌性消費」了。

在票房形成的壓力面前,娛樂圈中人在宣傳的時候似乎已經忘記了,娛樂產品雖然可以和意識形態扯上各種關係,但歸根結底還是產品,質量過硬是唯一的出路。《2012》和《阿凡達》在中國的熱映證實了一個樸素的道理,真正有質量的電影無需開新聞發布會,無需想破腦袋製造「新聞點」,只需要第一批觀眾走進影院,然後憑藉口口相傳的形式就能完成它們的票房神話。期望中國電影創作者在下工夫做好電影之餘,也能多一點自信,多干點實事,少談些娛樂主義。(作者系媒體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