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大吉大利的保合太和(了解生命的本源,調整性命就正位)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孔子研究的斷語,他的人文文化觀念開始了。我們以前說過,乾卦所代表的,如以身體來說是代表頭,中醫的八卦代表,乾為首,坤為腹,艮為背,離為眼,坎為耳,巽為鼻,兌為口等等,非常有道理。孔子的斷語不管這些,他只說偉大得很,乾卦是代表宇宙萬有的根源、功能、生命的功能,宇宙萬有都是它創造的。前面提到過,與西方文化不同,西方文化是說宇宙萬有是有一個上帝、一個神、一個主宰所創造的。中國文化不來這一套,但也不是唯物的,也非唯心的,這個功能無以名之,我們就畫一個符號來表示,這符號叫作乾,它包括了唯心、唯物,也包括了上帝、鬼神、菩薩、佛,已經脫離了宗教的色彩,脫離了玄學的色彩,是科學的哲學。何以知道孔子研究《易經》,是說乾卦代表宇宙萬物的本體?他在這裡明白地說「萬物資始」,宇宙萬物的開始都靠乾的功能,這是對乾卦的第一個觀念;他的第二個觀念「乃統天」,乾卦包括了天體,整個的宇宙都在乾的範圍以內,乾統率了天地宇宙,所以從孔子的觀念研究《易經》,又要注意到他認為文王周公所提出來的乾卦,是代表宇宙萬有的本體、根源、生命的來源。

「雲行雨施,品物流形。」

就是說我們這個宇宙,像風的吹動,風為什麼會吹?每天的氣象報告,這是科學,但西伯利亞的寒流為什麼會起來的?颱風又怎樣起來的?颱風最初起來的時候,只看到一個小水泡在旋轉,漸漸擴大,這是物理,但這小水泡又怎麼來的?用《易經》研究這些,就是科學的哲學。現在孔子說,雲的流行,雨的下降,雷鳴,電掣,宇宙萬物的變化,都是靠乾卦的功能來的,功能一動,便有一現象,就發生雲,某一現象就發生雨,構成各品各類的萬有的事物。

「大時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

這是說明時間的來源,時間在科學哲學上是人為的,時間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西方現代科學在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發現以後,才知道宇宙的時間是相對的,而中國的儒家、道家、佛家早就告訴了我們時間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道家老早就說,月球的一天一夜,就是地球上的一個月,現在科學證明的確是這樣,不過現代外國人講的我們就相信了,而我們祖先講得那麼肯定,卻不相信。「大明終始」,就是講時間,大明從早上開始,晚上結束。「六位時成」,我們中國人過去把白天分作六個階段,晚上也分作六個階段,成為十二個時辰。一個時辰,等於現在的兩點鐘,所以成為六位,而這個六位是根據《易經》畫卦為六爻的思想來的,是人為的,相對的,不是絕對的。也許太陽和其它星球的時間劃分和我們不一樣,但中國六位時間的形成,是從乾卦的功能來的。「時乘六龍以御天」,以龍來代表時間的動,像一條龍一樣在空中飛,因為龍是看不見的,但又有飛的功能,時間從早晨天明到晚間天黑的六個階段,永遠在旋轉,像六條龍銜接起來,在天體上很有規律地駕御而過。後來在文學上、宗教的神話中說,玉皇大帝出巡時有六條龍為他拉車子,也是由這句話編出來的。事實上這句話是說,宇宙間時間的構成,與地球、與人類的關係,有一定的法則,這一功能是來自乾卦。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

這裡明白地告訴我們生命的本源,儒家的思想,道家的思想,諸子百家,中國文化講人生的修養,都從這裡出來。這裡告訴我們要認清乾的道理,生命的本體,把握了這點就知道乾道的變化,在各正性命,真懂了這個道理,自己就可以修道了,修成長生不老。中國文化中道家講究兩個東西——「性」與「命」,性就是精神的生命,命就是肉體的生命。西方哲學唯心的,只了解到性的作用,對性的本體還沒有了解,把意識思想當作性,這是西方哲學的錯誤。命,西方醫學到了科學境界,但仍不懂「氣」的功能。現在美國流行研究針灸,研究中醫,仍不懂這個功能。西方的病理學,注重在細菌方面,如今也研究到病毒,這還是以唯物思想作基礎。東方中國的病理學,不管細菌不細菌,建築在抽象的「氣」上面,因為氣衰了,所以才形成了病,西方的抗生素,往往把氣困住了。我常常告訴朋友,西醫只能緊急時救命,不能治病,西醫治了以後再去找著名的中醫處一個方子,好好把氣培養起來,補補身體。在病理上,細菌是哪裡來的?為什麼形成?有許多細菌並不是從身體外面來的,如白木耳是用細菌種的,但有更多木頭上面自己生長靈芝一類,這菌又是哪裡來的?這是講性與命的道理。懂了《易經》,自己就曉得修養,自己調整性與命,使它就正位。思想用得太過了妨礙了性,身體太過勞動,就妨礙了命,這兩個要中和起來,所以各正性命,於是「保合大和」。中國人道家佛家打坐,就是這四個字,亦即是「持盈保泰」。所謂「持盈」,有如一杯水剛剛滿了,就保持這個剛滿的水平線,不加亦不減,加一滴則溢出來了,減一滴則不足。所謂「保泰」,當最舒泰的時候要保和了。譬如用錢,決定保存一百元,如用去十元,便立即補上,仍保存一百元,這就是保泰。所以打坐的原理就是保合太和,把心身兩方面放平靜,永遠是祥和,擺正常,像天平一樣,不要一邊高一邊低,政治的原理,人生的原理,都是如此。孔子就告訴我們「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什麼是大吉大利?要保合大和啊!所以研究《易經》,看了孔子這些話,還卜什麼卦呢?不卜已經知道了,保合太和,才利貞——大吉大利嘛。

「首出庶物,萬國咸寧。」

這兩句話,應該是和上面連起來的,是乾卦《彖辭》的最後兩句話,可是宋儒把它因斷了。這八個字是用到政治哲學的原理上去了,各種政治理論說了半天,不如中國人四個字「國泰民安」,國家太平,老百姓個個平安無事,就是天下太平。

摘錄自《易經雜說》

歡迎訂閱【傳承網】微信號:iccwcn,傳承中華文化,分享南師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