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ly話感情:同性友誼 ,女友閨蜜BFF之分級

人可以沒有緣系一生的伴侶,但不能缺少朋友。 女人天生就有一種愛扎堆,粘人的特質,通常第一個好朋友都是同性的,小時候第一天上學就開始鎖定目標找一個女同學做朋友,之後還要手牽手,一起上廁所,在校時間形影不離,再慢慢的擴張一個小圈圈……,直到其中有人開始和異性交往。 這個圈子隨著年輕的增長,會出現幾度洗牌,直到年齡半百時,還在一起的老友就是真正的BFF或者閨蜜了。我有一些發小和老友,就是認識了超過20年的一群可以算是BFF等級的好友,她們遍布各地,我們不一定常相見,但時常互相關心,友誼不曾退減。 每個人對閨蜜的界定也是不同的。我界定的閨蜜是在年輕卻不年少時相識的,一類是很合拍,同磁場,想法相近的女友,相互之間有著尊重,交心,愛護和體恤,大家在自己的專業或職業里有著理想,在生活里有著夢想。另一類是一路參與著我人生大事件,在我的每一個人生階段都有她的陪伴。我認為一味容忍我的好友並不能算是我的閨蜜。 ...
Read more

我是gay,所以不配喜歡你?

01因為寫文的原因,需要接觸一些gay圈的朋友們,向他們詢問一些平時如何社交之類的問題。我曾在豆瓣上與一位同志聊天,簡稱Z吧,我看Z曾在豆瓣上發了一些言論,隨即對Z產生了興趣,於是私信可否聊聊。表明了我的來意之後,Z直接向我說明了一下,他可能對我寫文沒有任何幫助,因為他不交朋友。 看到我略感驚訝,雖然做過很多次調查,但這麼回復的倒是第一個。我定了定神,直接順著話問道: 「不交友是出於什麼原因呢?」「不需要」「那請問你會告訴您的父母或者身邊親近的人你是gay嗎?」「不」「為什麼呢?」「為什麼要呢?」 我問的快,對方也答的快,但最後的反問讓我一下子楞住了。忽然我冒出了很多念頭,可最後想來想去也只能善意的認為,「也許他不希望身邊親近的人收到不必要的傷害吧。」 原本我手裡已經準備好足夠繼續採訪下去的問題,可我當看到這個回復之後,興緻全無,找了句話隨即草草結束訪問。訪問結束之後,我一個人靜靜地想了一會,讓 ...
Read more

我的朋友得艾滋病了

第一次對艾滋病有具象概念是因為我姐。沒得艾滋,但是死了。從小父母離異,舅舅和舅媽各自組建新家庭沒人管,我倆每年過年才見上一面。那時候我還上初中,某天聽見大人鬼鬼祟祟的說話,從言語中了解到她喜歡上一個女生跟家裡鬧翻。大概十多年前,在一個保守的、相對封閉的東北二線城市。網路沒那麼發達,社會沒那麼開放,人們對於同性戀聞聲色變。 因為缺乏常識,談到同性戀就說起艾滋病,無論男女都像一個必配病。然後這些平日沒見多關心她的親戚朋友,知道了之後紛紛跳出來訓斥她,或者在背後指指點點。我姐受不了,一次次喝葯割腕跳樓。最後一次沒搶救過來,過年沒出正月,死了。M沒死,但是得了艾滋。他比我大幾歲,小時候一起玩過泥巴,後來斷斷續續的聯繫。M膚白貌美小臉大眼睛。這個描述怎麼樣?符合你幻想中的人物沒?騙你的,事實上M是個高高壯壯,性格有點懦弱,特別有禮貌有家教的那種男生。 我們比較合得來會多說幾句。他表明性取向的時候我沒在意,直 ...
Read more

好老師不分性傾向,「同志教師勞動權第一案」 立案了!

載入超時,點擊重試「同志教師勞動權第一案」立案!9月27日,國#同志教師勞動權第一案# ...
Read more

我就這樣被掰彎了——關聖(二十二)

  我說「你不想我嗎?」其實,我知道他想。他每次望向我的眼神,他說話的語氣,就連他呼吸時的氣息,都讓我深信不疑。  黑暗瓦解了他的戒心,這一次,他沒再嘴硬,沒再堅持他的驕傲,他投降了,狂熱地像個瘋子,不顧一切地在我身上摸索找尋著,恨不得將我撕裂揉碎。  涼夜中,他的手是熱的,是燙的,包裹我,灼燒我,讓我難以自持,耽於歡愉。我放逐最後一絲清醒,跟隨著他的慾望而去,甚至不自覺地對他每一次進攻都賣力配合。他使我徹底迷失,仰起頭,閉上眼睛,卻看得到繁美耀眼的星空。  只有跟他在一起,那種征服他人的雄心壯志才會被消磨,變得不再爭強好勝,只剩一腔溫存。在別人面前強悍如王的我,也是可以卑微低頭的,我甚至願意違背我的原則,為他彎下身去。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對他的喜歡已到了讓自己失控的地步,竟然想把自己交給他,如同獻祭一般,任他宰割。換成別人,這是一萬個不可能,只有跟他在一起,才有一萬種可能性,只要是他,讓我做什麼都可 ...
Read more

恐同皆深櫃?這是一種強迫症

恐同,字面上的理解為是一種焦慮症,對於同性戀有關場景以及同性戀獨特的行為癖好的一種心理,生理及行為反應。是應當針對特定環境和狀況是才會發生的一種焦慮症,當外界的環境不具有「特定」的條件下,是不會具有焦慮症病發的條件。 有一種恐慌的說法「恐同皆深櫃」,認為很多恐同是很多具有潛在同性戀傾向的人所具有的癥狀。 ...
Read more

若不是前男友染上了病毒,我哪裡捨得搬出他的房子

是阿寬追的我第一次見面是在他家,臨近中午時分,他說他正打算煮個蟹肉粥,我想煮粥不會太隆重,我也就好意思地去了。門沒鎖,他讓我推門進去。一進屋,一隻毛茸茸的博美歡喜跳躍,我撫摸它,我能感覺到它喜歡我。他有些害羞地從廚房探出頭說:「粥還要煮一會兒,我先給你倒杯酸奶吧。」精緻的玻璃杯端上來,滿到快要溢出的酸奶灑上裹滿糖衣的堅果,我的心一秒甜蜜。坐下準備享用酸奶,我才開始環顧他的家,寬敞明亮的三居室,柔軟結實的布藝沙發,簡約歐式的擺設,架子上還有各式果醬和碗碟,我內心的幸福感像廚房燉的粥,馬上就要溢鍋。 粥煮好了,連鍋一同端上桌,他說:「就像煮泡麵一樣,不用碗,直接上鍋吃,超有幸福感。」我點頭,是呀,我們分享同一種幸福感。剛準備開動,他說有一些蔬菜,不吃肯定扔掉,還是趕緊做了吃了。然後他起身拌沙拉,不知怎的又開始煎三文魚。我不好意思自己先吃,就去廚房看他。他動作麻利,那些在我手中一定會搞砸的事情,他做得又 ...
Read more

玫瑰色的性侵

文/王大濕這註定不是一趟令人愉悅的回鄉,事情的原委來自三月份偶然得知,一個朋友與性侵擦肩而過的經歷,細問之下內心已是驚惶,另兩位深交數載的朋友,再算上剛得知的這一位,三人在不同時期被同一個人性侵過。再藉助年少同學一打聽,這樁連環性侵的受害者不止三位,而是六位,甚至更多。正如獵人嗅到了獵物的味道一樣,越是陳年舊案,所散發出來的腐爛味就越是吸引。更何況這發生的地點,乃是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聯繫了在公安和國安的同學作為技術指導之後,四月事畢,遂立刻踏上了回鄉的動車。剛一落車,雨露便撲面而來,浸透了肺泡,沾濕了連帽衫,建築物尋找每一處可以利用的空地,在綠色的山巒間肆意生長,這就是貴州,我的故鄉,一切熟悉而又陌生。過年短暫的幾天沒能看清它,幾個月之後又恍然另一幅模樣。 走在小街上,黃磚房與青石磚已經變成了粉刷亮麗的高樓,在霓虹的照耀下顯得蒼白,或被舊城改造的藍色圍欄包裹起來,記憶就這樣從現實中隔離開。只有 ...
Read more

同志如何通過美國試管嬰兒生育寶寶

男同女同或跨性別伴侶的生育選擇在很多人還以為「同性戀或跨性別伴侶=無法擁有後代」的時候,很多同性伴侶已經悄悄啟動了自己的生育計劃。雖然同性伴侶生育、撫養孩子的道路,比一般家庭路途更崎嶇。但隨著輔助生殖科學的發展,同性伴侶生育孩子完全可以實現。 家庭有多種形狀,渴望成立家庭是許多人的切身感受,無論他們是異性性戀還是同性戀。對生活伴侶的愛可能會讓你想通過一起組建家庭來強化這種聯繫。如果你是同性伴侶你想要組建家庭並且生育自己的寶寶。AIC果育醫療告訴大家,美國試管嬰兒的相關生育治療是男/女同性家庭的生育選擇。女同性戀伴侶的生育選擇女同性戀伴侶在考慮生育自己的孩子的時候,通常可以通過購買精子庫的精子,精子庫提供了大量捐贈者,意向准父母可以根據自己的選擇條件進行挑選,這些捐贈者已被篩選出健康問題並代表不同的種族和種族。捐贈者會進行包括精液分析,傳染病的血液分析,以及淋病和衣原體的尿液分析,這有助於保護潛在寶寶 ...
Read more

五項議題待公投 台灣同志婚姻之爭白熱化

2017年5月24日,台灣司法院公布大法官釋憲,宣布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自由與平等是「違憲」,必須實施修法。若兩年內未修法完成,2019年5月24日,同性婚姻伴侶將可適用現行民法。但反對同性婚姻入民法的團體認為,民法規定結婚定義即是「一男一女」,並主張如果要立法,應該立「同性婚姻法」來保障。對於同性婚姻是否適用民法,兩派一年多來激烈爭論。因此,支持同性婚姻的團體在今年11月24日選舉中,提出兩項公投,一是支持同性婚姻入民法,二是關於國民教育中,是否將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中的「同志教育」。 反對同性婚姻的團體,則是提出三項公投,包括民法婚姻應只限「一男一女」、不贊成國民教育中列入同志教育、贊成替同志另立專法規範婚姻。同志話題大量進入公投議程的背景是,去年12月,台灣修正公投法,將發起公投的聯署門坎由過去選舉人的5%降為1.5%、投票門坎從二分之一降為四分之一、投票年齡從20歲降為18歲。修法之後,許多台灣 ...
Read more
1 2 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