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比商戰大片:我們小區成立業委會的經歷

編者按一直以來,貞觀經常會收到業主投訴物業的投稿,在一大堆投稿中,一份關於西安東郊某小區成立業主委員會始末的投稿引起了我們的注意,作者非常詳盡地講述了自己所住小區從業主委員會的草創到最後又變成一團散沙的過程。小區業主成立業主委員會,以便於藉此維護自己的業主權益,在本地似乎已經不算什麼新鮮事。早在2015年,本地媒體就曾做過一個聚焦西安各小區成立業主委員會的新聞,西安市還出台了相關條例。三年時間過去,西安在業主委員會的成立上做的到底如何、是否各方都滿意,是不太好評估的。也許我們可以從本文的事例中,得到一些答案。 2018年4月,西安東郊AA園小區(為保護作者隱私,對小區名稱匿名處理)的四千戶業主,沒能等到年前就該成立的新業委會成立公示,卻等到了一份《告AA園鄰居的一份家書》,全小區都炸開了鍋。讓業主們等的花兒都謝了的新業委會成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因為一份信而鬧得沸沸揚揚?為了能讓看官們清晰而 ...
Read more

從小區業委會看形式民主救不了中國

前天晚上出門,發現門口步道前防機動車駛入的隔離樁被拆掉了。小區的格局是這樣的,本排樓門口步道連通小區兩條主幹道,只有一頭無隔離樁。這件事情引發不少居民到業委會一場大辯論,我父親去參加了。基本上有車的認為不方便,應該拆(事實上已經拆掉了),沒車的認為拆掉後就無法限制車子穿行,有危險。業委會表示要裝回去可以,必須全體表決。 ...
Read more

大敗局|為什麼我們小區的業委會換屆改選會接連遭遇大敗局?

又到了金秋時節,最近密集地走訪滬上的不同小區,成功的經驗和失敗的教訓,都讓我在觀察、記錄的同時心生感懷。因為去年的這個時候,我也是一位為了小區業委會改選熱心奔走的志願者,為了能夠號召業主關心小區、積極投票,當時近乎狂熱地參與小區事務,經常半夜三更寫公眾號。因為撰寫微信公眾號,當時和一些其它小區的業委會參與者發生了鏈接,也認識了眾蟻社區這個連接業委會參與者的交流平台。發現有那麼多經驗可以借鑒,當時的我一直覺得自己小區的改選可以順利完成,但如今再看,一年過去了,小區還在原地踏步(業委會還是沒有成立起來),甚至可以說還不如去年——因為曾經的熱心業主、志願者已經因為各種原因抽身離開,雖然新一波的熱心業主又站出來了,但無論是用業主的熱情還是小區事務的推進度來衡量,都不容樂觀。 見諸公開報道的業委會來了年輕人系列已經更新到第15篇,實地走訪的小區更是遠遠超過這個數,每一次看完一個小區,和參與者們深入溝通過後,我 ...
Read more

業主大會會議究竟該怎麼開?|110嗎?我們小區又打起來了……

每當業主大會會議要召開的時候,業委會的成員就開始繃緊神經,面對會議的各道程序都謹慎小心,但還是有不少出乎意料的小插曲。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後開箱驗票的階段,可未曾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開會現場,因為意見不合上演全武行的不在少數,還時常伴有投票箱被搶,被偷等「驚天魔盜團」事件,可謂是「路漫漫其修遠兮」。接下來,讓我們從派發選票、徵詢意見、開箱驗票幾個階段詳細看看舉辦業主大會會議的辛酸和艱難。派發選票、徵詢意見篇業主大會會議召開前的一段時間,需要業委會和志願者通力協作派發表決票,還要對需要表決的方案進行公示和徵詢意見。往往在這個過程中,部分業主和業委會之間會發生一些摩擦和衝突。 | ...
Read more

「你可能不信,最近我是帶著刀上班的! 」物業選聘節點中的主任經歷

2019年02月02日大約13點左右,作為業委會主任,我到小區居委會找黨支部書記彙報近期小區個別人員反對物業招標,在微信中聚集人員意圖干擾投標企業勘查小區設備的情況。14時10分左右,我準備離開居委會去勘查現場,經過居委會門廳就遭到了業主張某等人圍堵。業主張某一見到我,當即攔住我並拉扯我的衣領將我向居委會接待前台推搡,我大聲告訴他放開,並推開了他的手。隨即另一個紅衣服男子上來再次揪住我的衣領,一陣推搡。後續跟隨的另外幾人也圍了過來,大聲喊叫謾罵,場面十分混亂。我奮力推開他們,突然,帶頭鬧事的業主張某從居委會前台抄起一個長約30厘米的鋼製門鎖,反身舉過頭頂,並重新向我衝來。我只好後退進入身後的辦公室門內,鑒於失態顯然已經失控,我立刻撥打了110報警電話。無論居委會工作人員如何阻攔,業主張某依然揮舞著門鎖,情緒激動地大聲叫罵著。 直到警車駛入小區後,居委會辦公室才逐漸恢復平靜。警方到場後,我走出辦公室, ...
Read more

廢標!

近期滬上有一場經典的招投標案例,最終中標企業被廢標了,這個物業費高達12.8塊的項目,引發了圈內人士普遍關注,今天來給大家講這個背後的故事: 有點後怕,不是每個項目都可能出現這種低級錯誤,如果這次他們沒有犯這種低級錯誤,我們還真沒辦法。 ...
Read more
1